慎关!慎关!可逆不拆互攻党!!!随时熄火!!!CP清单查看:http://ahona-amethyst.lofter.com/post/3fd824_24806df
不了解“腐”、“同人”者请查阅相关并确认接受良好后进入。

【梦一百】特别故事:属于我的东西

cp:波塔利亚贪婪的王子巴斯汀x波塔利亚色欲的王子拉斯
脑洞来源某一天的巴斯汀。——某一天的拉斯是不是还没出??应该不是我错过了吧……
没有苏泊比亚,sp巴斯汀和sp拉斯的剧情也都没看(没有sp拉斯呜呜呜)。所以万一有穿帮请多担待。

===================================================

十四岁的时候,拉斯从宫殿里夺门而出,把父亲能给他的保护甩在身后,也把种种黏在自己身上的、或恶意或好奇的眼神和心思甩在身后。
其实拉斯对于自己能否抵御外界可能更凶残的恶意心里一点底都没有,他当时只是横下一条心,往没有人的地方去,若是有人想要来碰他,那就用自己的命和他拼了。少年人的想法就是这样单纯得可怕,所幸,宫殿后广袤的花田无私地接纳了年轻的王子,浓烈的花香遮盖了色欲独有的香味。拉斯的脚步最终停在花海深处,他席地而坐,享受着这片刻的安心。
母亲临别时的痛苦悄然浮上心头。这难道就是我的命运?拉斯痛苦地咬住嘴唇。不,不一样的,我可是个王子,如果我不能承担这份责任,整个王国就会因为我的软弱而崩溃了。


他想得太久也太入神了,当他察觉到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下意识跳起来想要逃走的时候,翅膀已经被人先一步伸手抓住。
“别怕。”
拉斯回过头,逆着光俯视自己的,居然是波拉利亚贪婪一族的王子——巴斯汀。拉斯之前从来没亲眼见过这位和他年纪相仿却已经大名鼎鼎的王子,他别扭地把自己的翅膀从对方的爪子下解脱出来,站起来强装一副随心所欲的模样:
“你来这儿做什么!?”
许是日光太耀眼,巴斯汀眯着眼打量他。“当然是来找你,我的王子。他们告诉我你跑出来了,不过我的鼻子可是很灵的。”
可能是在地上坐太久的缘故,拉斯一阵头晕目眩:“等等什么就你的王子!?”他气急败坏。待黑障消却,巴斯汀的模样清晰起来,他又是一阵头晕目眩。
“这儿除了我和你还有别的王子吗。”巴斯汀抱起手臂,好脾气地笑笑,补充道:“我很喜欢你的香气,对我而言,花香遮不住它。”
拉斯一阵慌乱,他本以为这儿是他最后的避难所,难道只是他在自欺欺人么?
“我说了,别怕,我不是你要防备的人。”巴斯汀朝他伸出手:“走吧,父王和我来到这里,有些事情需要与你和你的父王商量。”


夜晚的花田里。
“我真的很喜欢你的味道……”巴斯汀的鼻尖蹭在拉斯的颈窝,拉斯没有逃开,只是把手糊在他脸上一次又一次将他推开,他又锲而不舍地一次接一次凑过来。
在巴斯汀强硬地伸手过来揽住他的腰时,拉斯的眼神空了一空,垂下手去,放弃了推开贪婪一族王子的打算。他很清楚对方眼中自己有着多么致命的吸引力,这是他的能力。
“喂,问你一个问题。”
“你说。”
“他们说你特别珍视属于自己的东西……这是真的么?”父王也说过,如果能寻得贪婪一族的支持,对色欲一族百利而无一害。
“噗嗤……”巴斯汀将他搂得更紧了。“当然了。我不会允许我的东西受到毁损、侮辱,任何形式的伤害都不行。我的就是我的,如果连自己的东西都不能保护好,那这贪婪又有什么意义。”他的话语近在咫尺,近得足以让拉斯分辨情欲之下哪些是真心的坚定。
那就让我来试试吧,你是不是真的这么强大、能保护一切。
如果你能,那么我以自己,向你交换一点点安全,也不是什么过分的事情吧。


第二天两个人俱是清醒,自知做错了事的拉斯沉默地靠在床头,神色疲倦地目视巴斯汀穿衣洗漱。巴斯汀本来已经走到窗户边,突然箭步冲回来,在拉斯额头上印下一个吻。随后贪婪一族的王子矫健地跃出窗户,以偶感风寒头痛不适为由提前告离了色欲的领地,两个人对发生的事都默契地达成缄默,没有人再提过那个晚上。很快,巴斯汀宣称占有了拉斯的香气,波塔利亚全国人这下都知道,再想染指色欲的王子,可要掂量掂量贪婪一族的分量。
两个人维持着非常奇妙的友谊。除却彼此,他们还多了五个朋友——波塔利亚其余五族的王子,但拉斯只会偷偷地去找巴斯汀的位置,眼睛里盛满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温柔。
他一直都很懂得什么是慵懒的性感,并惯于运用它们成为自己的保护色。但一旦面对巴斯汀,表面上的漫不经心与随心所欲就都失了效力。拉斯偶尔感慨,果然是会对自己的所有物无比上心的王子,巴斯汀永远都能洞察到他的心底,陪他坐一会儿再告诉他“你的香气对我来说永远独一无二”。


波塔利亚七族聚首的会议上,懒惰照例缺席,暴食忙着吃东西,作为领头人的傲慢一族苏泊比亚全程尽力保持着看天花板的姿势,仍然忍不住去瞥古拉德面前的美食。他的大臣则和剩下三方纠结一起攻讦贪婪太过贪婪。色欲一族的大臣首先发难,贪婪一族的王子漫不经心地向后靠在椅背上,笑称“放心,你们色欲一族的宝藏只有你们王子,别的可没有什么值得做我想要的”。拉斯咳嗽一声,斥退了自己的大臣,心里却忍不住泛起甜蜜的欢喜。


后来某天,巴斯汀来到苏泊比亚的店里,要求定制一身衣服。
苏泊比亚一边认真地给他量着尺寸,一边忽然就说:“拉斯最近情绪不是很好。”
“那从你这儿办完事我去看看他。”巴斯汀苦笑。“他一直都……”
“你和他打算怎么办?”苏泊比亚直率地打断他,抛出一记直球,巴斯汀愕然:“什么怎么办?”
“别装傻。”苏泊比亚拿软尺甩了一下。
“他是我的嘛,保护好他和对他好都是我应该做的。”巴斯汀倒是坦荡,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他也是这么觉得咯?”
“他只拿我当保护伞吧,再说了,我也不想被他误会是受他的力量诱惑。”
“哼。”
“现在这样其实也挺好。”
傲慢的苏泊比亚撇撇嘴角不置可否,不想理他。

巴斯汀走出店外。
现在这样其实也挺好,做他永远的朋友,在人前占有他的香气。就这么遥相照应,大家都能过得去,其实是最好的安排。


“拉斯!”
夕阳下的色欲王子,听到他的呼唤回过头来,神情慵懒,美得不可思议。

===================================================

也不知道下一个下定决心动笔写的是什么了……感谢你的阅读和喜欢!


评论
热度 ( 2 )

© 爱尽不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