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关!慎关!可逆不拆互攻党!!!随时熄火!!!CP清单查看:http://ahona-amethyst.lofter.com/post/3fd824_24806df
不了解“腐”、“同人”者请查阅相关并确认接受良好后进入。

【搏击俱乐部】神启

电影《搏击俱乐部》腐向同人,Tyler/Jack

我怀疑我得了一种看一部电影写一篇冷cp的病……好在这坑还吃得到一丢丢粮。

这篇写得很顺畅,我很喜欢。应该是我这一年写的比较满意的一篇。
总觉得又要被抛弃了啊(笑
==========================================================================

我的视线只能在你身上,只在你身上,因为我就是你。

我在你的眼睛看到我自己,只有我自己,因为我就是你。

承认吧,我爱你。


没有泰勒。
或者说,没有另外的泰勒。

我是杰克坚定完整并统一的心,下意识地抚摸着手上的伤疤。
问题一:他自己相信吗?


在大破坏行动之后,搏击俱乐部已经成为男人们心照不宣的秘密、他们共同的精神世界。有些人——很多人不在泰勒的“军队”里,但泰勒却一直在他们的心里。
泰勒——也就是杰克,在某种程度上,就是他们的精神领袖。
杰克得到自由也得到了救赎,得到了爱也得到了生活,他和以前不一样了,他毫无疑问是一个全新的杰克。
但是,泰勒。泰勒是他全新生活里的那声偶尔的呻吟,在玛拉离开他之后尤甚。他不得不反复告诉自己,泰勒即自己。
可是那和他是否存在并不矛盾啊?
没关系,他只是太闲了。


他越来越频繁地抚摸着手上的伤疤,偶尔走进空荡荡的洞穴,没有可爱的笨拙企鹅,玛拉也不在那儿,只有手背这块伤疤,忠实地疼痛着。

——我杀了泰勒。


——只要你活着,我就不会死。
那一天,山洞里终于传来了回响。


“但是那次你是铁了心想让我死,而我又不舍得让你死。所以只好我先死一次,真是个调皮鬼对吧?反正,对我们的目的又没有什么影响,一个人的感觉如何?”
然后泰勒拥抱了杰克,杰克的手握成拳又松开,肌肉僵硬地绷着,犹犹豫豫地迟迟没有动作。
“承认你想我有那么难吗?”
泰勒在他耳旁轻声笑。
然后他听到杰克说,你还是以前的那个泰勒吗。


不,不再是了。


问题二:“玛拉去哪儿了?”泰勒问。
玛拉,玛拉,哦。杰克很自然地从脑中揪扯出这卷叫玛拉的胶卷,他本以为玛拉往后永远只会出现在他余生的背景音里,是R级片里一瞬间的高潮,连真实都模糊。
玛拉死了。
这是当然的,玛拉从来不会和泰勒同时出现。(但假以时日,他俩会在他全新生活的背景里一起叫床吗?——我是杰克不合时宜的幽默感。)
“这是你在这儿的原因吗?”杰克问。
“别用问题来回答问题,她去哪儿了?”泰勒坐在椅子上,神情自得地舒展了美好的躯体。他没有穿着印满女人裸体的背心,或者裸露着胸膛穿乱七八糟的大毛领子。他穿得很规矩,甚至可以说有些高档,他穿的和杰克如今的平时装束不分上下,但在杰克眼里,他永远像一个神启而不是自己。


玛拉死得很突然。她曾经游离在城市边缘,眼皮上涂满黑色的眼影,整日混迹于脏衣服、各色互助团体之间,被大小不一的药瓶包围着。她曾经渴求死亡的馈赠,日复一日地为死亡做着准备,而死亡当然不会这般容易地光顾她美丽的躯体。一旦她忘记了死,得到了杰克的爱,死突然就来了。这无关死(Death),这是命(Life)。
不是泰勒的错,也不是杰克的错。不是任何人的错。
杰克突然很气愤,他知道不是泰勒的错,但是他还能找谁去发泄呢?
他和泰勒在过去常常互殴。然而这次泰勒接下了他所有的拳头,随后抱住了他。
泰勒明明没动他,为什么他也会这么疼?泰勒就是他,他打泰勒泰勒也应该打他,为什么这次出现了例外?
泰勒在他耳边轻声笑,
“承认你想我,你想我了。所以我来了。”
这次杰克毫不犹豫地抱住了他。
这个混蛋。


聪明人只会欣赏聪明人,也许他们很随和,能和各种各样的人来往、上床,但他们只会爱聪明人。
玛拉很聪明,杰克从看到她的第一眼就知道,他们分享着同一个秘密,同一种只有聪明人才会有的烦恼。
而泰勒就截然不同了,他总是说杰克很聪明,同时也叫他小疯子。杰克则觉得,他比自己还要聪明那么一点。
——他曾是他的启明星。偌大的城市,无论是正常人的世界,或者地下他的世界,那么多的互助团体,聪明人竟是那样寥寥,他也不屑去寻找。现在他失去了玛拉,只剩下他了。


泰勒的手做了玛拉曾经对他做过的事。而杰克抬起自己的右手,病态又着迷地吮吻那块疤痕。他还记得当初泰勒吻他时的感觉,那让他一度惊慌,现在他已经了解了泰勒要做什么,于是也就再不惊慌:
泰勒会吻遍他的全身,除了他的唇;而他吻那块疤痕,借此他们就能濡沫交接。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他们总是在打架。杰克几乎想央求他,能不能不打,让他不必以肉体的痛苦换取精神上的愉悦,哪怕只有那么一次也好啊。可惜他连泰勒的嘴都堵不上。
我是杰克该死的无能为力。


“回答什么?”
“你一个人过得还不错?”
杰克本来想没好气地说“你难道不知道”,但话出口却变成了“如你所愿”。
泰勒沉默,杰克倒是心情一下子变得很好,他笑了起来,笑得越来越大声。


最后一个问题:“你会再次让我杀了你吗?”
“理论上来说,只要你想。”
“实际呢?”杰克不依不饶地追问。
“……不会了,你已经不再是过去的你了。”
泰勒深深地凝望杰克,杰克就没有再说话。

玛拉留下的医用硅胶制品起了作用。或者说,他留下那玩意儿的时候就为今天做好了准备?
这事儿从没这么累过,但杰克从没睡得这么好过。


他在傍晚空荡荡的屋子里睁开眼睛,泪珠在通红的眼角晶莹地闪烁。浮肿的眼皮不但没有使他的眼睛看上去变小,反倒令他的魅力有增无减。他半蜷着身子,两条手臂在身前交叉,右手穿过肋下捧着自己的心跳,左手垫在自己的腰下。
暮色还没有来得及升起,夕阳把房间填得满满当当。就算是铁石心肠的上帝突发奇想来看看他的子民,也会愿意为此情此景叹一口气。一个多么孤独的人啊,不知名的某人擦擦眼睛,走向不知名的某处。
但是杰克全然不在乎,他安心地闭上眼,泰勒就在他身后抱着他,再也不会走了。


END.
===============================================================
埋了一些梗看过的应该都看得懂。写完了发现了一个问题:从此泰勒会不会只是杰克的情趣人格hhhhhhh

肯定不会的。泰勒从此应该是杰克的应激保护机制,杰克因为玛拉的死受到刺激,导致了泰勒的重现。实际上泰勒是杰克人生每个重大阶段的引路人,他总会带他走向一个更好的世界。

写得很舒服,感觉写进了自己。
感谢你的阅读和喜欢!

评论 ( 8 )
热度 ( 13 )

© 爱尽不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