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关!慎关!可逆不拆互攻党!!!随时熄火!!!墙头清单详见置顶!

【裴洛】恶果

一个原本是黑化梗的脑洞。起因是在群里的一句“洛风其实是全盘的弃子”,但是裴元救了他。

原来的构想是《天机》的平行世界,全员立场黑化——但是想着想着,总觉得自己黑化得其实很正式,不是我想要的那种黑化。【要达成那句话,其实只要李忘生黑化就够了,只要他黑化了,洛风就是,就是全盘的弃子】【也可能是,在社会主义体制的社会里,黑化梗是没有出路的】——好了,是我能力不够,于是只有这个结局。

还有2号结局,是裴元带走洛风养在豪宅里。鉴于没有前文……就,没有写的必要了吧。【按照橙光游戏的构想来的哈哈哈哈】

===============================================

人总有身不由己的时候。

裴元犹然记得李忘生把玩着酒杯,目光冷冷的样子。但他竟然并不觉得这幅无情的君子模样令人厌恶,深知每个人都只是被逼无奈。

或者他自己也早就是一个无情人了,冷血的世态里,谁也别说谁。

接着他就想到了洛风。与李忘生一脉相承的君子模子,里面盛着的灵魂却那么炽热,那么无畏,……那么天真。


洛风就在他面前,倚在床头低着头沉默,素白的睡衣松垮地挂在身上。裴元突然发现,距初识时洛风已经瘦了不知多少。


“我其实也不怪他。”

一场痛哭从来不能洗脱所有,那是只有小说和电视剧里才会出现的桥段。现实中的人有的只是叹息,裴元除了沉默同样别无他选,只是把手里的酒递过去,这次洛风没有再拒绝。

洛风还是哭了,滚烫的泪滴在裴元手心。裴元小心翼翼地藏下了这份疼痛,当做是洛风赠予他的纪念。


洛风复职已经是两个月之后的事了。李忘生的提前退休申请得到批准,接替他职位的不是洛风,也不是别人,是从外地调派过来的一个看上去直爽粗豪的男人,名叫卓凤鸣。

谢云流复职是不可能的了,但是以后也不会有人再找他的麻烦,洛风和他通电话的时候,五十多岁的中年人爽朗地笑,说是计划着要出国走一圈。

楼里来了个陌生的女孩,是新来的法医,刚从学校毕业,像所有新人一样对这份工作怀着最纯粹的热爱。

裴元辞职了,从洛风的生活中彻底消失,仿佛从来没有来过。


“是这样的,您在本店订制的男式对戒已经完工……”客气的女声从电话那头传过来,洛风一边听一边在心里计划好下班回家的路线,先到珠宝店附近的一家餐馆吃碗面,再把戒指取回来。

走哪条路比较不容易堵车?


两年之后。

洛风把衣服扔进洗衣机,发现洗衣液已经用完了。他懊丧地把扁成一个片的袋子扔进垃圾桶,拐进餐厅。手机埋在餐桌上的各类包装袋(哦对,食品柜也差不多空了)下面振动了两下,聊天软件信息的动静。

谢云流给他发了一段视频,老头子正在西部某省的深山里体验生活,视频不用看也知道不是山珍草木就是珍禽稀兽。下面是单位的女法医发来的短信,告诉他分析结果出来了,并邀他晚上出来吃顿便餐。

朋友之间的便餐而已。为了工作方便,洛风把戒指一直挂在脖子上。某一次女法医小心翼翼地向他提出邀约,于是他把戒指取下来戴在右手无名指上去赴了约。

但朋友之间偶尔吃个饭也不过分,对吧?


在出门之前他得去趟超市,鬼使神差地在临结账时到酒水区转了一圈。青岩酒业的新品正在宣传期,广告贴得到处都是:

“洛水至柔,风藏龙形。”

End.


评论 ( 9 )
热度 ( 20 )

© 爱尽不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