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关!慎关!可逆不拆互攻党!!!随时熄火!!!墙头清单详见置顶!

【AC4/范恩瑞克汉】举杯

《刺客信条:黑旗》腐向同人
CP:查尔斯·范恩/杰克·瑞克汉(白衣)
终于写了……原作背景。这不是一个故事,这只是一段感情。
====================================================================================================

“为了国王以及长久以来的和平举杯……为了不再内斗而干杯,为了我们更富有而干杯,只要你还活着,就来干杯吧,如果死了就没得喝了,那就倒在死人堆中,倒下吧,倒下吧,倒在死人堆中……”


他们聚会的时候总是在唱这首歌的。查尔斯·范恩作为一个年轻的水手第一次听到这首歌,就喜欢上它了。
唱歌的人只小他两岁,有双风流的灰蓝眼睛。


那一天范恩记住了这首在海盗德雷克被女王册封时广为传唱的歌,记住了那个黄金的时代,也记住了那位唱歌的水手的名字——杰克·瑞克汉。

那个晚上只是两个水手的萍水相逢,第二天一早范恩就随自己的船长朝英国出发。再见面,他们都已不再受制于人,在拿索的土地上举杯畅饮分享属于他们自己的劫掠战绩,这才算是真正成为了朋友。


彼时瑞克汉的船上挂着他自己的海盗旗,要范恩自己说的话,他或许是受到布料迎风飘扬的姿态的蛊惑,才答应了上杰克的船与他同航一次。杰克的船简直是一团糟,尽管他的水手私底下说,他们的船长即便是喝干一桶朗姆酒,被人一左一右架着也能掌舵避开海中的暗礁。“好些人都跪下忏悔了,您猜怎么着,一点儿没碰上!简直神了!”
而范恩对此的评价是:“想必是你们这些小伙子中有人还受着神的荫蔽,跟你们船长没屁关系。”
这段经历是范恩成为一个优秀船长的最后历练,他把瑞克汉的船收拾得井井有条,而瑞克汉喝酒或者不喝酒的时候,总喜欢在他身后来来回回地走,酒气扑在他身上,脖子上和耳根旁。
“滚去一边坐着!再他妈的凑这么近说话我就把你的头按到海里去漱口。”

瑞克汉掌舵的时间其实也并不短,有一天他们刚成功打劫了一艘英国商船,正赶上一艘海军军舰在附近,于是一路疯狂逃窜——疯狂,意思是瑞克汉掌舵。瑞克汉掌舵疯狂逃窜,逃到周围除了海面,就是云雾、月亮,再也看不到任何船、人、海岸和突出的礁石。然后瑞克汉命令把抢来的东西打开,他们抢得那么多,以至于范恩甚至担心船的吃水是不是有点太深了——是新酿的九个月的朗姆酒。
范恩从来没有放纵自己喝得那么醉过。曾经带他的老船长说过:警惕毫无节制的放纵,警惕毫不拘束的情绪。他在瑞克汉身上看到的正是这么一种放纵,但他同时也必须承认——
瑞克汉真是范恩见过最他妈的有魅力的男人。
一切原则和规矩在他身上统统失效,如果混乱有一张人脸,那就是瑞克汉的样子。他的无序终于感染了范恩。范恩瘫在甲板上,感觉自己在星空之下不断下沉,下沉,下沉,但他该死的不在乎,因为杰克就在身边牢牢地抓着他。
“我……我们……可以一起……范恩……”瑞克汉醉得口齿不清,汗湿的掌心按在他同样汗湿的胸膛。
“是啊……一起。”("Aye...together.")
在那一刻,范恩清楚地知道,自己愿意和瑞克汉一起做任何事。


海洋就是这样的地方,远离大陆,远离人文,即便是英国最彬彬有礼的绅士在海上时间久了都要性情大变,遑论瑞克汉这样打娘胎里就是一团乱的人,而范恩的心还被名为海盗的梦想和理想鼓动着,被瑞克汉的疯狂催化变成了巨大的勇气,他用外在的暴躁去驱动这样的力量,对于潜移默化的变化丝毫不察觉。

但显然,他们也没有一起航行很久。范恩有了自己的船,瑞克汉搞丢了自己的船,他们的船不断变着样子停在码头,人们来来往往,飞天帮不断壮大,不变的是他们在拿索的聚会,还有像两块磁石一样只要碰上就总要黏到一起去的范恩和瑞克汉。
直到安妮的出现。


拥有浅淡亚麻色头发、灰蓝眼珠的白衣瑞克汉,是海上所有男人中最会收拾自己的一个。他从货物里随随便便捡出印度和亚洲产的白色棉麻衬衫,再捡出一条金色的手帕,往额头上一扎。他不用花什么心思就能拼凑出一身风流的行头,不似萨奇和范恩那般粗豪,他看到哪里,哪里的女人就会心甘情愿地走过来,坐到他的大腿上。(偷偷说,偶尔有些年轻漂亮的小伙子,瑞克汉也会让他们见识见识海盗生活的堕落与放荡。只是这种事如果不幸被范恩发现,他就会让所有人——特别是瑞克汉,见识什么叫“最难以相处的船长”。)
范恩一般就在这个时候扭过头去。他并不羡慕瑞克汉的这一能力,对女人也始终兴致缺缺。水手们尚且受不了他的坏脾气,更别说那些天生柔软的、会尖声叫喊的女性生物。女人害怕他,甚于害怕黑胡子萨奇。他总是很轻易就会伤害她们,而伤害她们并不是他的初衷,当然也不能取悦任何人。
红发的安妮是唯一不受杰克影响的人,她在所有海盗或渴慕或下流的眼神中心大笑,扭动着腰肢走来走去为他们倒酒,精明地算着酒钱,再不动声色地打掉所有打算冲着她胸脯或者屁股来的手,转身就看到瑞克汉踩住旁边一个醉汉试图摸进安妮裙摆的爪子:“嘿!老实点!”然后他抓着旁边的墙站起来,对安妮欠身笑道:“日安,女士。”
很难说安妮有多爱瑞克汉,但毫无疑问的是,在她丈夫和无数来拿索的海盗中,她确实选择了瑞克汉,最好的一个——不作为海盗,作为男人。
但他又有多好呢,安妮对他最后的评价是:假如你能像个男人一样战斗,而不是喝醉了躺在甲板下面,我们不会沦落到今天的地步。
瑞克汉在想什么,他喝下那么多的酒,是为了庆祝,还是遗忘,还是逃避?这么一个靠着机灵和运气在海上游荡出一片名声的家伙,真的对处境的凶险一无所察吗?

“是我抛弃了你吗!?是我吗?啊?是谁对肯威说我没资格当船长的?你不就一直这么看我的吗,哈?船长?”
范恩站在小木船上,觉得气血从脚冲到头上,却是凉的。
瑞克汉趴在船边冲他摆摆手,“范恩,你怎么就是记不住,我喝得再多,也清醒得很。”
酒瓶在距离范恩的小船十来码的地方落进海里,杰克转头离开了船边,任范恩在海里声嘶力竭地大喊他的名字。
他大声唱起了歌,觉得自己总算扳回了一城,了结了一桩公案。


挨了一顿毒打的瑞克汉被扔进黑暗的牢房里,隔壁有人在唱歌。
他已经碰不到酒了,神智却前所未有地混沌起来——那好像是范恩的声音。
“只要你还活着,就来干杯吧,如果死了就没得喝了,那就倒在死人堆中,倒下吧,倒下吧,倒在死人堆中……”
“范恩?范恩?查尔斯?”
歌声停了下来,多么令人尴尬的沉默。
然后黑暗中猛然爆发出一阵大笑。瑞克汉爬到那面墙壁旁,背倚着墙坐好。潮湿的稻草散发着霉味,老鼠贴着他的手指窜走。
他奇怪地感到了安心。与安妮和玛丽同行的日子里,他醒了又醉醉了又醒,不是出于安逸,也不是满足,而是总觉得缺了什么,要用酒来补上。这两位虽然是女人 ,却比男人能干一万倍。酒是他的借口,是他的掩饰。(他不愿承认自己在后悔,不是后悔选择安妮,他后悔的是背弃范恩。)

隔着一面墙,他低声重新唱起了那首歌。范恩总是走调,老混账。
他很想大声唱出来,就像无数次他们遥想的那个年代的雄心壮志,可惜早已没什么力气。
隔着一面墙,他们大笑,唱歌,两个人都已经没什么未来可言,也默契地选择抛弃了过去,仅剩的只有这首歌。
瑞克汉竟从来不知道范恩还有这样的脆弱。


卫兵来带他走的时候,瑞克汉心里有了预感。他佯装撒泼耍赖,不例外被打个半死扔在地上拖着走,他无所谓。因为如果被架出牢房,他将没有机会望向范恩的牢门。
范恩的牢房黑黢黢的,瑞克汉努力睁大眼睛去看,如愿看到范恩的身影从牢房深处踉跄着浮现,直到撞在牢门上,警卫“咔哒”一声推出步枪刺刀,喝令“退后!”。范恩并不搭理,那双曾经雄狮一样的眼睛,只牢牢地盯着他。
再没有愤怒,也没有醉意,没有疯狂和混乱,他们沉默而平静地望着彼此。
瑞克汉被拖过转角之前,勾起了嘴角,也不知道范恩看不看得见:再会。
也只有守卫知道,那个晚上,疯船长范恩出奇地安静。无人可知的是,那个晚上,悲伤终于(暂时地)浇灭了范恩的疯狂。

黑胡子曾经说起范恩,他说范恩看上去比谁都暴躁,但他并不自由,他身上有一种奇怪的拘束感,他像是一头,黑胡子比划了一下,“拴着锁链的狮子”,鬃毛凌乱,充满愤怒。但没人能说得上来那锁链具体是什么。
“瑞克汉和他在一起对他有帮助。”黑胡子最后总结道。在场的人无不点头认同,范恩需要喝酒的时候总是去找瑞克汉,瑞克汉是他放纵和放松的阀门。
而在爱德华肯威的梦里,范恩和瑞克汉始终是在一起的,瑞克汉喝得站不起来,范恩就把他拖起来,相互牵绊着踉踉跄跄地走远。

END.
=======================================================================================================
在第一遍玩的时候,就对他俩在被招降时的疯狂Eye fuck震惊到了,他俩之间的张力啧啧啧,一度还记得有个镜头很像是瑞克汉亲了一个男的——还有安妮和玛丽,觉得安妮和他都很像是双性恋。
而范恩因为瑞克汉的背叛就一下子疯了这一点也震到了,我控制不住不去想这样一个——算得上强大的男人怎么会在这个问题上如此脆弱,要知道他们是海盗,范恩不是第一天过这种日子。
然后德华的梦给了我答案。这个梦里,黑胡子活着,他们都活着,而他们两个,就在背景里让我移不开眼。
真的,被招安那段两个人的张力,你们都来品一品,两个人都帅出一定境界了。白衣一句话都没说,就只是用手势f**k别人和用眼睛疯狂地和范恩eye f**k,这种沉默的默契感简直击中我死穴。录了屏打算每日一循环。
在我心里,这是一段不那么纯粹的单恋。范恩对瑞克汉的感情比他自己以为的要深,而瑞克汉对范恩并没有同等的情感——但又比瑞克汉自己认为的要深一点点。这是一种很微妙的感情,瑞克汉没意识到范恩对自己来说意味着什么,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晚了。而范恩让瑞克汉成为了自己的弱点,并最终因此崩溃。
没办法,白衣实在是太他丫的撩人了。

数了一下,短短1分45秒的cg他俩一共Eyefuck了六次。求你们了,来萌一萌吧。


评论 ( 19 )
热度 ( 16 )

© 爱尽不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