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关!慎关!可逆不拆互攻党!!!随时熄火!!!墙头清单详见置顶!

【AC4/娱乐圈AU】中年危机

《刺客信条:黑旗》腐向同人。
Warning:娱乐圈AU,开放性婚姻梗,出轨在这里是个伪命题,不能接受请迅速右上角!!!对游戏中安妮和瑞克汉的年龄差作了适度更改。
CP:明星杰克·瑞克汉/经纪人查尔斯·范恩,斜线不代表攻受,含安妮·伯尼/玛丽·瑞德双明星百合,以及瑞克汉和安妮是开放性婚姻。
重度ooc。作者无论是娱乐圈还是中年危机都不够熟悉(那究竟是在写什么啦)。就,请大家不要太较真……

====================================================
“嘿!早晨的头条看到了吗?”
“当然!我的天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男神竟然会上这种头条。”
“酗酒什么的,简直自毁形象……”
“可是他还是好帅啊……至少比爆出吸毒什么的强吧。好像来接他的那个是他经纪人的车,他经纪人还在ins上po过健身照,都好帅啊!!……”
“我心碎了……他怎么能这样啊……”
星期一的早晨,中学女生们手里拿着鸡肉卷和汉堡,在上学的路上讨论着当下推特最热的话题和八卦:
好莱坞爆红男星杰克·瑞克汉,昨晚十一点的时候被人爆出疑似酒瘾复发,在街头酗酒、砸酒瓶,衣衫不整。爆料放出五分钟后被经纪人开车接走。


说起杰克·瑞克汉,这可是近两年的焦点人物,媒体宠儿。瑞克汉是牙买加出生的混血儿,十一岁独自坐飞机来投奔在美国经商的叔叔,随后顺理成章加入美籍。二十岁的时候正式踏足娱乐圈,被老牌ip《黑旗》的导演艾德·萨奇相中加入剧组,从此一炮而红。他年已不惑却仍然能浪子型男无缝切换,前年与高人气女星安妮·伯尼喜结连理步入婚姻殿堂,两人从恋爱到办婚礼仅仅隔了两个月,甜蜜恩爱一度屠了各大社交媒体的头版头条。安妮·伯尼比他小整整十八岁,并且据传和瑞克汉恋爱的时候还尚未和圈外前夫离婚,引发了巨大争议。但不管怎么说,英俊风流的瑞克汉绅士地向安妮邀舞的视频一经流出,一句“我的女士”戳炸了无数少女的苏点。摄影师敏锐地捕捉下婚礼上他为安妮戴婚戒时的眼神,几乎成了娱乐圈年度最佳瞬间。纵有人再不看好他们的感情,也都必须承认在那一刻杰克和安妮俨然已是童话中的神仙眷侣。
安妮的前夫后来公开发表声明说当时他和安妮的关系已经走到终点,并且很快就办了离婚手续,并不是像大家传言的那样是因为安妮劈腿瑞克汉在先。粉丝们还没庆祝几天,就紧接着流出传言,称这是因为瑞克汉付了一笔巨额补偿给安妮前夫,其数额巨大甚至成功转移了人们对婚外恋的兴趣。感情事件的最后一个高潮是狗仔拍到安妮和密友——美貌与实力兼备的动作女星玛丽·瑞德牵手热吻,八卦爱好者们的猜测层出不穷,有说这是闺蜜玩笑的,有猜测瑞克汉和安妮这就该离婚的,更多人以为当事人都不回应,这事就算这么过去的时候,瑞克汉在参加脱口秀节目时突称两人是开放性关系,引爆了又一轮的舆论狂欢。
以上就是瑞克汉这两年的焦点之路全纪实。他和安妮的名字一度使得各大媒体写字楼里的职工们闻之变色。“这家伙在把握媒体舆论这方面的敏感度简直绝了。”某著名娱乐刊物的新闻总监私下评论。但谁能拿他怎么办?长着一张轮廓分明的脸,对时尚高度敏感,衣品永远在线。气质浪荡不羁,还炒得出深情专一的人设,这样的人往那一戳什么都不必干就能轻而易举掠夺全场视线,更别说瑞克汉在圈内是出了名的鬼机灵,左右逢源。没人想得到在与安妮结婚两年后,瑞克汉再上头条竟然是以这样吊诡的姿态。


“好吧,范恩,我再帮你们一次。但你们之间的事,还是要你们自己解决。”
“多谢了,安妮。”
电话那边的女人叹了口气:“照顾好他,好吗?”
“我会的。”
安妮刚挂电话,玛丽·瑞德洗完澡从浴室走出来,弯腰响亮地在她脸颊上亲了一口:“范恩?”
“嗯。杰克的事。”
“杰克把他开了,他没有告诉你吗?”
“啊?”
这下安妮是真的觉得事情有点大条了。
“我看到了公司的人事变动信息,就在两天前解除的关系。然后当天晚上他就在马路上酗酒了。”
安妮把绑头发的皮绳拆下来,摇摇头让长发松散下来:“果然,肯定是他俩之间的问题。不知道杰克和他闹什么脾气。让男孩们自己解决吧。”
“是啊,我们还在拍戏呢。”玛丽手肘撑在柔软的床垫上,欣赏安妮瀑布一般的红发和雪白的后背,顺手在她的后腰拍了一下:“快去洗澡,我的科学家(指她俩在拍的动作电影中安妮的角色)。”


第二天的公关通稿首先就瑞克汉的酗酒行为向公众道歉,称酗酒原因是和安妮吵架,而安妮这边表态称吵架的原因是她忙于事业。紧接着瑞克汉的公司宣布瑞克汉因为这一年接的戏有点多,精神上压力太大,需要进行疗养,正在进行的相关项目会为此延缓拍摄进度。
——但只有公司内部的人知道,真正的原因是:瑞克汉失踪了。


“范恩,我不管杰克和你究竟在闹什么,把他给我找回来,你也必须回来,他找的那个新经纪人根本是个愣头青,什么都干不了。好了,我这边还有很多事,先挂了。”
范恩把手机塞进兜里,觉得太阳穴一跳一跳地疼了起来。艾德·萨奇,著名硬派导演兼演员,他自己是金牌经纪人,再配上瑞克汉,真是硬碰硬铁三角。瑞克汉是万千少女心中的完美男人,是男生心中自由潇洒的代名词,却不折不扣是他的麻烦制造机。亏了当下这部片子的导演是他俩共同的老朋友萨奇,不然换做其他导演,啊,麻烦得要死。他坐在自己的车里,低低地怒吼了一声。


虽然瑞克汉和安妮的婚姻对外称是开放性婚姻,但实际上,他俩彼此以及像萨奇这样的多年老友都心知肚明双方各自固定的玩伴是谁。安妮和玛丽都很享受对方,而瑞克汉每个月都能被拍到两三个绯闻玩伴——仅仅绯闻而已,却和他的经纪人 查尔斯·范恩有着扯不清的关系。
“你们不会是形婚吧?”
三天前,剧组晚上聚餐。


问出网上流传的猜测之一的家伙叫班·荷尼戈德,瑞克汉今年参演的第五部片子《总督》的反派之一,瑞克汉是男主。荷尼戈德的天资和运气显然都远不如瑞克汉更好,情商和智商都十分一般。瑞克汉很不喜欢他,曾经私下和范恩嘲笑过荷尼戈德的长鬓角让他看起来“像是个刚进化成人的猴子”,当然他这么刻薄大概要算上拍摄过程也不太顺利的原因,纯粹是因为导演是艾德·萨奇才答应参演。眼下瑞克汉一言不发,他一整个晚上都没怎么说话,现在脸色更是不太好看。
“希望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荷尼戈德先生。”范恩清了清嗓子,余光注意到瑞克汉喝了口酒,瞟了他一眼。范恩看回去,他又把视线挪向了别处。
“啊我的错我的错,我道歉。”荷尼戈德对他俩的小动作一无所察,举手示弱。他端起香槟杯向瑞克汉示意干杯,起身去寻别的人搭讪了。
安妮和杰克不是形婚,当然。比杰克小了十八岁的安妮·伯尼身材火辣而心思成熟、头脑敏锐,观念十分超前的她曾说杰克·瑞克汉是个孩子,她爱他,他也爱她,但他们都是需要自由才能生存的人。
这样的爱情超出了常人理解的范围。但倘若引入灵魂伴侣的概念,大概就会容易一点——安妮和杰克彼此吸引并相爱,却各自拥有灵魂伴侣。


酒店套房里。
“杰克,你到底怎么了?”
“我听说你替我推了一部戏。”
杰克交叉双臂抱在胸前,亚麻色的半长头发在额前散下几绺,如果不是他表情阴沉,范恩会很想亲他。
“你和肯威说我演不了,以为我没听见是不是?”
“杰克……”
“怎么,你一向都认为我是花瓶?演不了太有深度的东西?”杰克几乎失控地冲他嚷了起来。
“别闹了杰克!”
“你觉得你可以替我做任何决定了,是吗?范恩,我很清楚我一直是什么样的人,也清楚你是怎么看我的。”
“不是你想的那样,听我说,你这样我们没法谈。”瑞克汉这一晚上喝了不少酒,范恩自己又是圈里有名的暴脾气,他的宽容已经几乎全给了瑞克汉。
“那我们就不谈了,我受够了。”
话音未落杰克就朝屋内一躲,“砰”地一声险些把房门拍到范恩脸上来。范恩在门外喊他,这一层的客人只有他们两个。
但杰克一直都没有开门。
好吧,范恩心想,他们又不是没吵过架。
然而第二天,他就接到了通知,说是杰克提出要换经纪人。

妈的杰克·瑞克汉,女人的心思都比他的好猜。

还没等范恩从愤怒中回过神来,瑞克汉当街酗酒的八卦就传到了他手机上。尽管中午的时候他才被解雇,也不得不在第一时间去解决这档子危机。
瑞克汉醉得不行,却还是认出了他并表现得很抗拒,他俩差点在车里打了一架。他本来想把瑞克汉带回自己的住处,但是醉汉固执得很,最后他把瑞克汉送回酒店,打算第二天等他酒醒了再跟他好好聊聊,结果,第二天瑞克汉就消失了,人影全无。
——甚至没带手机。


“我想我大概正在经历中年危机。”范恩给好友爱德华·肯威打电话,对方没有接,于是他在留言中这么说道。


“我想我大概是中年危机了,安妮。”
“哦我亲爱的……”
“公关的稿子,是你授意他那么写的吗?”
“是啊,然后他应该是让你的新经纪人代发了。他打电话找我的时候甚至都没有说你把他解雇了。”
“我很想你。”
“我也想你,亲爱的。要来加拿大这边吗?我和玛丽可能还要在这边呆两个星期才能杀青。”
“还是不了,太冷了,安。”
“你在哪儿?”
“公共电话旁。”

瑞克汉挂了电话,他刚从酒吧出来,加拿大的寒冷似乎顺着电话线侵入了巴黎的夜里。他把手插进兜里,决定去个更暖和的地方。


爱德华·肯威在一家咖啡厅里约了范恩。他是范恩的老乡,两个人还在英格兰本地上学的时候就认识了。职业很微妙,怎么说呢,有点像情报贩子。范恩曾经建议他和自己一样当经纪人,说毕竟“不是所有的演员都像杰克·瑞克汉”。
但肯威谢绝了。他很喜欢、也擅长和人打交道,三教九流,什么样的人都有,绝不会把自己狭隘地限定在一个圈子里。
范恩点了两杯爱尔兰咖啡,然后开门见山:
“帮我个忙,肯威。”
“他满世界转,现在在牙买加,去找他就是了。”
“你怎么……”
“只有杰克·瑞克汉能给你找你搞不定的麻烦。这么多年了一直如此。”肯威摊手。
范恩唯有苦笑:“谢了兄弟。要是哪一天你想出道……”
“哈哈哈你知道我吃不了那碗饭的,范恩。”
“不管怎么说我欠你人情。”
“多着呢。下次我去你那儿请我吃饭就行。”
查尔斯·范恩,爱德华·肯威的众多长期饭票之一。


瑞克汉在牙买加买了一套公寓。
这是他出走的第五天,昨天他在牙买加落地,买房付款,拿到钥匙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买了五箱古巴朗姆酒。他想好了,等到第十天他就回去拍完剩下的戏。这半年他尝试转型,参演了五部片子,却越来越力不从心。说实话他不是不后悔,他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等到拍完萨奇的这部再和范恩摊牌,但算了,事情已经发生了。
五箱子朗姆酒,他把酒瓶都摆在地上,摆了大半个客厅。——如果范恩知道,一定会气得半死。一想到他,他就想喝酒。
他一直很喜欢喝酒,也很能喝,轻易不醉、醉了也很少吐的那种能喝。但最开始,他拉着范恩喝酒,是次次都要向醉里喝的,借着酒劲人们总是能做些出格的事,而范恩只是默许这一切发生——后来范恩也加入了这种出格。
很奇怪,他可以清醒着亲吻任何人,拉任何人的手,和任何人谈恋爱,但只有范恩,他需要带上酒。
白天他醒着的时候去海滩享受沙滩浴,晚上就是他和酒的狂欢,和范恩。他在醉倒后的梦里一次次见到范恩,每次见到都在打架。
他算什么,他只不过是个演员,仗着色相有点名气而已。好莱坞是何等凶残的地方,比他小整整一辈的男孩来势汹汹。在范恩眼里,他大概什么都不是。
范恩,那个混蛋。自以为是的,傲慢的,暴躁的范恩。
他把钥匙插进房门,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范恩。


杰克·瑞克汉选择转身就走,这一刻在心里厌弃自己是个懦夫。——但生气的范恩真的很吓人。
而范恩没有错过这次机会,他砸掉了手上的酒瓶,从瑞克汉身后扑了上来。玻璃破碎的声音吓得瑞克汉顿了一下,紧接着就被范恩拽回屋里,伴着房门关上落锁的声响被按在门板上。
“操……!”瑞克汉一个词没骂完,范恩的吻就堵住了他的尾音。
——范恩也喝了他的酒。
意识到这一点的杰克不知道为什么安心了下来。他很没骨气地用舌头迎合范恩侵略性极强的吻,感受到范恩的手臂在他的腰上收紧,勒得他肋骨钝钝地疼。
于是他打了范恩一拳。
两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打起架来全然像是脱离了文明社会。
最后还是范恩把他压在身下,一拳砸下来,杰克闭上了眼。
拳头并没有如他预想打在脸上,他听到了一声闷响,和范恩的低吼。
“别逃了,杰克。”
这应该是梦,因为范恩的可恨都消失了。如果这是梦,那他们除了打架,也应当能做些别的事情。


第二天早晨杰克醒来,身下的钝痛欢迎他来到现实。
范恩坐在床尾,对着敞开的窗户抽烟。大概是知道杰克醒了,他回过头来,又转了回去,看着窗外。
“我替你推掉那部戏,是因为,拍完艾德这部,我想带你在海上旅行半年。”
“很抱歉擅做主张,没提前告诉你。”
杰克撑起身来,从背后去抱范恩:
“我是个混蛋。”
“一直都知道。”


一个星期后。
杰克·瑞克汉的一组海岛写真释出,额上扎着一块金色的东方风情手帕,白色衬衫只系了最下面的两个扣子,搭配同样东方风情的花马甲,俨然回到了二十多岁第一次出演《黑旗》的模样。他对着镜头或冷笑或阴冷,偶尔挑眉勾唇张狂大笑,举手投足尽是撩人。情怀党粉丝无不欢庆“白衣归来”,白衣是他当时角色的绰号。
他回到《总督》剧组,戏份杀青时同安妮一同出席了电影节,俊男美女,网上流传的离婚谣言不攻自破。
范恩当然还是他的经纪人。

然后瑞克汉就在公众视线里消失了一阵子。安妮还在为玛丽主演的游戏改编的动作片出席宣传活动,而瑞克汉缺席了这半年演的所有片子的宣传。


一年后。
“我想感谢我的妻子,导演,朋友还有粉丝们,但最重要的是我的经纪人,我的兄弟,范恩,我爱你。谢谢你们所有人的陪伴与支持,又及,全心全意地,我爱你。”
杰克·瑞克汉在镁光灯的中央微笑。他不在乎自己是不是真的制造了什么热点事件,安妮冲着他笑、鼓掌。而红毯那端,查尔斯·范恩在等着他。

END.
========================================================================================================
写到一半我问自己,我在干什么我怎么还没写到重点天都黑了他俩怎么还没上床……
我缺乏写长文的耐心……和写完的信心。
想表现的一个地方是在牙买加的瑞克汉“突然意识到自己离不开范恩,并对这个现实接受不良”。以及设定玛丽和米拉乔沃维奇是一个类型的女演员hhhhhhhh
求你们了他俩这么干柴烈火,来吃一口吧……(明天我去把那段录屏传b站)太太们,这个梗随便用,来吃一口吧。

白衣是个多适合狠狠宠狠狠操的人啊……忠犬性格的雄狮范恩多萌啊。(动物AU就是一拿肚皮暖着白衣豺的狮子(然后就被小没良心的狠狠划伤了))


评论 ( 2 )
热度 ( 7 )

© 爱尽不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