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关!慎关!可逆不拆互攻党!!!随时熄火!!!墙头清单详见置顶!

【AC4/娱乐圈AU】酒精依赖

CP:经纪人查尔斯·范恩/明星杰克·瑞克汉

上一篇《中年危机》的补充。依旧OOC。

恭喜您已解锁半年海上旅行内容包。是其中某一段时间发生的具有纪念意义的事件。R18,内含一辆小破自行车。

求你们了来吃一口吧

=================================================================================================

他们在温暖的大西洋上又购置了一处房产,以范恩的名义。这是他在定好海上旅行计划的时候就一并自己掏钱买下送给瑞克汉的礼物,算是花光了他的积蓄。瑞克汉并不缺这笔钱,但他就是想这么做。

“我希望你永远都能有一个地方肆意地放纵自己,压力太大了就来这里,和我一起。不用考虑任何事,不用当明星、甚至不演戏了都好,我在这里。

“谁知道你倒是……在牙买加给自己挖了一个窝。你要是喜欢,那儿的房子也就留着,多个去处总没坏处。”

瑞克汉当时没说话,范恩以为他又在闹什么不知所谓的别扭,仔细地去看他,发现镜头下收放自如表情丰富的明星演员此刻的表情是一片空白。

然后杰克像是才回过神一样,说:“我想我们应该来点酒。”

“好。”(“Aye.”)


他们在客厅里,室外游泳池的波光透过落地玻璃墙映在两人脸上。最开始范恩开了屋里的灯,但在瑞克汉的坚持下关掉了。夜晚花园的景观灯光自控系统还是初始默认设置,但也已经足够好看。

范恩察觉到瑞克汉又有酗酒意识,他按住了瑞克汉伸向第四瓶酒的手。还没等说话,发现瑞克汉的情绪不对。

杰克·瑞克汉——他的杰克,哭了。

瑞克汉抽回了自己的手,向后靠在沙发上,试图把自己藏在黑暗里。

但是范恩站起身,来到他身边,在不到十公分的距离里,足以将瑞克汉脸上的泪痕看得清清楚楚。

“别。”杰克伸手遮住了范恩的眼睛,却并不妨碍范恩吻他。


范恩的手在摸到瑞克汉小腹的时候被抓住了。他的眼睛依旧被瑞克汉用另一只手遮着,只能听到瑞克汉的声音:“有时候我真的会想,我值得这些吗。安妮,和你。你们都太好了,而我不是荧幕上的样子,满足不了你们的期待,我有酒精依赖的问题,缺乏自控力,我……甚至不能离开你。”

“告诉我这不是个暗示。你希望离开我吗?杰克?离开我会减轻你的酒精依赖吗?”

事实已经给出了答案。

“我有个办法,杰克。从今天开始,直到我们离开这座岛,你都不许再碰酒精。一滴都不许,酒心巧克力都不行。我也会控制自己。我要你随时都用百分百清醒的状态和我相处,然后我们就会知道问题在哪里。”

瑞克汉感受到掌心睫毛扫过的触感,他挪开手,看到范恩的眼睛在黑暗中闪光,灼灼地盯着他。

欲望。

他被吻得几乎陷进沙发,然后范恩站起来,把他也拉起来,朝卧室走。他突然意识到了范恩接下来要怎么做,借着酒劲在范恩掌心勾划,在范恩把他拖进浴室的时候像个牛郎一样几乎整个人都粘在范恩身上脱衣服,都没把范恩留在这个晚上他的身边。

绝情的混账。

“我明天就买离岛的机票!”他在浴室里高声嚷起来,无谓地拉长了尾音。

“谁叫你喝了那么多酒。”


我也不想啊。撩人的妖精。范恩的叹息沉落在黑暗里。我以为你不爱我,你究竟在想什么?杰克?

杰克。

杰克·瑞克汉。这名字是他的魔咒,将他死死套牢。他念瑞克汉的名字,都不可抑制地变得温柔。他总拿他没有办法,总是如此。杰克·瑞克汉索求他,却又不肯给他解脱。


戒酒的生活并没有太大变化,除了肢体接触的次数减少,多数情况还是范恩主动去碰瑞克汉,后者明显地变得僵硬,或者是干脆躲开。清醒的瑞克汉其实也很有事业心。他甚至让范恩给萨奇打电话把剧本寄过来——他自己把手机扔在了酒店,而范恩一直也没给他。当然,范恩拒绝了。休假就是休假,不应该被任何形式的工作打扰。(手机的事同理。把手机给这个麻烦精,不知道他又能找出什么事儿来。)


范恩对酒的瘾头其实不太大,个中原因是他还抽烟,并且爱好健身,有的是转移注意力的方法,而且他不需要借助酒精和瑞克汉上床。啊,关于这个,他、瑞克汉和酒精之间的“三角关系”,他已经得出了一个差不多的结论,是时候做点什么去验证了。他坐在泳池边抽了两支烟,注意到瑞克汉在水下闭气,留神提防这祖宗把自己淹死。

所幸瑞克汉虽然天性爱玩却也足够小心谨慎,他在游泳池里游了一圈又一圈,上岸之后被范恩从后面抱住,身体可见地抖了一下。

“你怕我。”

“只是被吓到了。这就是你这几天观察得出来的结论?”瑞克汉试着挣脱,没成功。

“你在发抖,总不是因为冷。”范恩当然不会轻易被他带偏。他的手顺着瑞克汉长期保有的马甲线向下,享受掌下的颤抖。

“希望我停下吗?”

瑞克汉下定决心,眼一闭,迅速回身堵住了范恩的嘴。位置找得不太准,两个人在吻里都尝到了血的味道。

“进屋去。”


小破自行车


第二天瑞克汉醒来的时候,阳光在天花板上投下玻璃窗金色的影子,动一根手指引发了全身酸痛,这让他望着天花板思考了很久要不要费劲去推身边的范恩。——显然他们都已经离年轻很远了,难以想象,他们竟然直到四十岁上才真正解决了长期以来房间里的粉色大象。

床是另外那张整洁的床,这是他们分开睡时范恩的卧室。最后他终于决定转一下脖子,看见范恩安稳地睡在他身边,一条手臂还压在自己腰上。范恩总是比他醒得早,这么多年,瑞克汉发现自己其实很少有机会好好看他。

范恩毫无疑问是好看的,能让瑞克汉移不开眼的那种——当然他一直有意无意地掩饰这一点。嚣张的,野性的,已经很少有男人的五官有这样纯粹锋利的线条和侵略性,搭配相当的执行力和强硬作风——注定无论范恩做什么,都不会是无名之辈。瑞克汉从来都没有奢望过自己能真正得到范恩的爱,事实却是他被范恩当做唯一爱了二十年,以后也会爱下去。而且从昨天开始,他终于可以不必害怕了。

范恩在这个时候睁开了眼:“还要看多久?”


“该你去做饭。”

“早就准备好了,谁知道你什么时候醒,只是想陪你躺着。”范恩并不承认自己的一把老腰正在隐隐作痛。


他带着饭回来时,看到瑞克汉无比期待又讨好的眼神:

“不行,酒还是要少喝。”

“滚吧混蛋。”

“再说一遍?”

“把饭给我。”


彩蛋:

“我喜欢你为我挡下一切的样子。查尔斯,你那天晚上跟荷尼戈德说话的时候,即便我当时生着气也还是忍不住觉得你那样性感炸了。你知道不知道如果我手里有个摄像机,你为了我做那些事的样子一定能上YouTube首页。

“然后你就出名了,会有许多小姑娘为你尖叫,为了得到你的签名、你的垂青绕着大西洋排队。

“但我不想那么做。

“我决定独享这一切。”


END.


===========================================================================================================

写到这一步我仍很倔强地牵挂着开放性婚姻……和朋友吃了一顿饭,他说开放性婚姻其实相当于没有。但我真的也很喜欢脑补瑞克汉和安妮在这个AU里秀恩爱……我对瑞克汉是不是太好了?

想说的就是:他怕他,因为他爱他。

像歌词里写的:畏惧爱情,又喜欢爱。

但是我不想探究这种爱和与安妮相互吸引、甚至相互启发以致结婚的那种爱哪个更接近“爱”——也许人是可以拥有不同种爱情而心安理得的。仅限于他们,不作任何发散。

问题来了,请问范恩这样一心一意死心塌地的纯种Alpha去哪儿找?


评论 ( 2 )
热度 ( 7 )

© 爱尽不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