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关!慎关!可逆不拆互攻党!!!随时熄火!!!墙头清单详见置顶!

【AC4/VR】狐朋狗友 02

cp:查尔斯·范恩x杰克·瑞克汉   含爱德华·肯威和卡洛琳的bg。
Sum:艾德·萨奇要结婚了,邀请查尔斯·范恩去做他的伴郎。
全篇充斥着OOC、大量文艺小言情节…………怎么肥四啊我真的是想写pwp的啊?!在火车上成文,结果卡肉卡了两天……所以是一小份肉,在lof萍碧的边缘试探的那种(然而为了省事还是挂了外链)。和上一篇说是互相独立,实际上当作一个世界也完全不影响。
================================================================================================

接到萨奇打来的邀请自己做他婚礼伴郎的电话,范恩其实是有点茫然的。

但他最后还是把抽了一半的烟捻灭在办公室的烟灰缸里,说“我的荣幸”。

萨奇终于也要结婚了,新娘范恩见过,是个娇小的、体态匀称的姑娘,落落大方,神态中蕴藏着一种无比的勇气——毕竟她是俘获萨奇的女人。萨奇甚至在电话里开起了玩笑,说“你和瑞克汉可别穿得太好看了”。萨奇比起以前到底是有了变化,而范恩想自己大概应当是朝另一个不怎么好的方向变过去了。但他也并不适合这样太过感性的多想,于是果断打住,想到自己还在出差,就又拿过手机给瑞克汉发了一条短讯,确定他晚上有饭吃。


婚礼当天范恩并没有和瑞克汉一起出发。他是伴郎,自然应该早去一点帮忙。瑞克汉理所当然地还在睡,他把早饭和闹钟一并准备好,把自己收拾齐备就出门了。以瑞克汉的衣品,范恩不需要担心他会穿得太过邋遢,事实上他和萨奇担心的是同一个问题:这家伙穿得太好看,在婚礼上本性大发让所有的女客都为他着魔可就坏了。这可不夸张,杰克·撩人精·瑞克汉,天生就有这样无与伦比的魅力,再凭一点机灵和运气,只要他想,偷走谁的心都不是问题。

范恩不承认自己的心被偷了,他只承认自己是“昏了头了”。他总觉得瑞克汉也不是太真心实意地想要自己那不值钱的心,瑞克汉是个谜,即便是范恩,也猜不透上帝在创造他时除了欲望和享乐到底还有没有加别的东西。


“不过萨奇特意准备了这么多冰镇香槟,应该足以让他安生到仪式结束。他到哪儿了?”爱德华·肯威帮着把香槟都分发到桌子上,笑着对刚给瑞克汉打过电话的范恩说。

“他说已经到了。对了,卡洛琳呢?”

“她不是刚才还在……靠!”

爱德华和范恩发现了同一件事:穿着香槟色礼服裙的金发美人——他老婆卡洛琳,正被另一个穿白西装的男人挽着一起有说有笑地从入口进来了。

“管好他,范恩。”

他颇为哀怨地去看这天穿了黑西装的伴郎先生,后者好容易从瑞克汉身上回了神后装没听见,转头去帮萨奇拿什么东西。但是爱德华分明看得清楚,范恩和萨奇根本就是凑在一起窃笑。

这虚假的兄弟情!


爱德华·肯威是他们这一帮人中第一个结婚的,本来大家都以为他会和瑞克汉一样会浪很久也不一定有个归宿,结果却是他毕了业就和家那边的青梅竹马结了婚。当时大家总觉得会和他发生点什么的“假小子”玛丽宣布出柜,而最为暧昧的瑞克汉和安妮竟然就保持着暧昧一直什么都没发生。再之后瑞克汉和范恩一度闹僵过,各奔前程的大家也短暂地失去过联系。到最后稳定下来就变成了玛丽和安妮是一对儿,而瑞克汉和范恩住在一起的局面。用范恩那一带而过的说法是“除了我谁还要他”,在座的肯威和萨奇纷纷表示“不要不要”,彼时瑞克汉又喝多了趴在桌子上睡得香。

上学的时候谁能想到这一天呢?就像范恩一直以为给萨奇当伴郎的应该是跟他们都很要好的肯威,而不是做学生时就和他互相总有点不对付的自己。


安妮把红发放了下来,她和玛丽都已经穿上了衣柜里相对低调的礼服裙,依然吸引了不少男宾的眼球。而一俟萨奇和新娘交换过戒指,仪式完毕,瑞克汉就迅速变成了随即开始的宴会上的另一极。

爱德华远远看着心里醋意翻腾,当然啦他不是真的担心妻子卡洛琳会怎么样,他也知道有安妮一直盯着瑞克汉杜绝掉任何出格事情发生的可能。但这些都不影响他作为一个丈夫吃醋的本能。

“再不放你的伴郎走,我怕卡洛琳回去就该把我踹出门了。”

这次萨奇和范恩当着他的面一起大笑了。然后范恩对新人略一点头就径直去找瑞克汉——从瑞克汉来他就总是忍不住去看他,而每次瑞克汉都恰好对他报以回望。

“我猜他想过去很久了。”萨奇喝了一口香槟,视线落到那边去和娘家宾客说话的漂亮新娘身上。

爱德华突然发现,范恩看瑞克汉的样子,和此时的萨奇竟出奇地相像。


(并不刺激的独轮车)

----------------------------------------------------------------------------


彩蛋1:

“所以,婚礼上他都跟你说了什么?我建议不管他说什么你都千万别信,不能被他蛊惑了,亲爱的。”

“他说你在这边一直守身如玉。”

“咳……”

“你们这些男人啊,就是嫉妒。像他这么风趣绅士又讨女士喜欢的男人可不多了。”

卡洛琳坦荡地发表了对爱德华好友的评价,而爱德华对此表示我竟无言以对,只好望着妻子收拾东西的身姿转移话题:

“别着急走啊宝贝,我们这次见面时间太短了。”

“不行,我要赶回去出一份报告。”卡洛琳在另一个城市工作,准确地说是在她父亲的家族企业,而爱德华心里又总有着那么些“男人的自尊”作祟,并不愿意放弃这边自己的事业,导致这一对虽然鹣鲽情深,却不得不轮换着到对方那边去度共同的周末。

“这样吧,为了表示我的歉意,甜心。”卡洛琳弯下腰扳过爱德华闷闷不乐的脸响亮地亲了一口,“我把小珍妮留下陪你怎么样?”


彩蛋2:

但谁也没有真的参加瑞克汉和范恩的婚礼。瑞克汉逃婚了,当然,一点都不意外。

——或许在带着另一个新郎的前提下,这不叫逃婚,叫私奔?

没人知道。瑞克汉和范恩跳过了仪式和宴会,直接跑到了海上度起了蜜月。

给出的唯一理由是没有找到适合范恩戴的胸花。

身为过来人的萨奇表示不明白:红玫瑰不是很好吗?


“所以我真的不知道对他俩来说婚礼有什么必要,反正根本就分不开嘛。”玛丽戳了戳iPad,上面是那对夫夫传在社交网络上的一张照片,加勒比海的灿烂阳光与蔚蓝海景。

“大概是瑞克汉想玩吧,范恩又不会不答应。”安妮凑过来试图分析拍照的人是哪一位。


这一生,我是真的愿意和你一起做任何事。

星空之下他们躺在沙滩上。瑞克汉伸手过来与范恩交扣一处,到底终于肯用沙哑的声音悄声承认:

我不能离开你。


END.

=====================================================

最后算是彼此表白了,啊,人生圆满(bu)。
今天开始就能补黑帆啦!来来来看到这颗心没,刀子给你,用力捅。

对了丢个BGM:Amy Deasismont - One

评论 ( 8 )
热度 ( 5 )

© 爱尽不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