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关!慎关!可逆不拆互攻党!!!随时熄火!!!CP清单查看:http://ahona-amethyst.lofter.com/post/3fd824_24806df
不了解“腐”、“同人”者请查阅相关并确认接受良好后进入。

【AC4/VR】良夜前 上(哨向AU)

CP:查尔斯·范恩/杰克·瑞克汉。

论十天里我都干了些什么。并不是故事,只是一堆破碎的残片。节奏十分混乱和急促,打tag令我羞耻……但是我好像被困住了,再拖下去也没有用。我真的憋不住了,理智劝阻我不要把这种半成品发出来但是我,真的拖不下去了。以后大概会重写(虽然迄今我还没重写过……)

========================================================

序曲:
“他曾是我们最好的哨兵。”

五分钟之前。

“你快要把我掐死了。”
棕熊的巨掌下面露出些雪白的皮毛——它正牢牢按着另一只动物的咽喉。
而室内另有两个男人隔着一张桌子对坐,其中一个是半张脸都是疤的伍兹·罗杰斯。他瞥了一眼地板上僵持的两只动物,回答:
“漂亮的小东西。”
而他对面的男人有着亚麻色的头发,冷白色的灯光从正上方打下来,照出他阴沉的表情和颜色浅淡的眼睛。如果不是他的手被铐在椅子两侧,和他身上的白色囚服,罗杰斯想,搞不好看上去自己反倒更像是那个接受讯问的家伙。该死的杰克·瑞克汉,他到底知不知道他在什么地方?不过至少他愿意说话了。而他,作为塔的执行总督,绝对不会轻易放过这个机会。
“你试图用你的精神动物偷袭我,瑞克汉先生。”
瑞克汉咬了咬牙,他不再盯着罗杰斯,而是闭上眼睛仰头对着天花板。罗杰斯注意到对方喉结的颤动和绷紧的漂亮线条,显然对这个示弱的举动颇为受用,棕熊不再按着对方的咽喉,但依然压制着它的身体保证一切都在掌控之内。罗杰斯又仔细地观察了一下他的猎物——那只通体雪白、比狼小一点、却也不是狗的动物,毫不惊讶它那和主人一模一样的眼神。他现在占够了上风,自尊心和征服欲都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他也丝毫不掩饰这一点,是时候开始谈谈正事了:
“杰克·瑞克汉,成功伪装成哨兵的向导。可惜伪装得并不好。”


瑞克汉像是没听见一样一动不动,而他的精神动物朝罗杰斯呲牙,从喉咙里发出尖锐的啸叫。
——那是一只白化的豺。
然后他听到罗杰斯接着说:
“作为一个向导,你也不能照顾好你的哨兵。
“他曾是我们最好的哨兵。”

灯光白得真特么刺眼。瑞克汉闭着眼睛想。

很难说查尔斯·范恩和艾德·萨奇谁更强一点,但就本杰明·罗杰斯自己来说,他是偏向范恩的。两个人都具有超级哨兵的能力,但萨奇令人捉摸不透,做事随心所欲,总是令塔十分紧张。范恩与他相比,虽然脾气更加暴躁,却并不是个难以掌控的人。


01.

“所以,这就是那个新加入的哨兵?”
伏在地面的白豺在听到“哨兵”这个词的时候一跃而起,扑向雄狮。雄狮却无意于和它恋战,几下就将它打到一边,转而向一旁的信天翁步步逼近,发出暴怒的咆哮。

“或许你可以解释一下,安妮,为什么我们的新队员是一个未经过登记的哨兵?”

身为塔直辖α小队的领队哨兵,范恩几乎是用暴力挟持安妮·伯尼进了隔音的里屋,盛怒之下仍然克制着保持只有两个人听到的音量。带队的哨兵和向导产生严重分歧已经够糟糕了,当着队员的面弄得人尽皆知就更加没什么好处。门被狠狠地甩上,信天翁飞起来用翅膀去扑狮子的眼睛,安妮挣开范恩抓着自己手腕的手,毫不畏惧地直视这个被称为塔中最为暴躁的超级哨兵——她的任务搭档的眼睛:

“他对我们的任务有帮助。”

“他没有经过登记!”范恩怒吼道。他把手从安妮白皙的脖颈上拿开,焦躁地在房间中心踱步。
“你也看到他的精神动物了,一只白化的精神动物,你知道塔会对他怎么样,我敢说罗杰斯一定会对他感兴趣,而且不论他的能力产生了怎样的变化。”
“因为肯定不会是好的变异。”范恩激动地挥了一下手:“何况作为一个哨兵他还不够强。”
安妮靠着墙平复着呼吸,知道范恩已经慢慢被自己的向导信息素所稳定。她叹了一口气:“你是个超级哨兵,查尔斯。”
信天翁的宽阔羽翼轻柔地抚过狮子的皮毛,后者尽管还在发出不甘的低声咆哮,声音也越来越低。
“你喜欢他?”
还没等安妮回答范恩这突如其来的问题,信天翁和狮子都安静了下来,朝一个方向看过去,安妮和范恩也跟着看了过去:
白豺趴在门边,朝狮子呲牙。

那个问题就这么被遗忘了。范恩把门打开,靠在门外墙边的男人脏兮兮的,却有一种风流的魅力。他轻佻地向范恩眨眼:“我猜,差不多是时候来证明一下我对你们有哪些帮助了。”

他们的相遇实在算不上愉快。凭着瑞克汉手中的情报,他们成功阻止了一起恐怖袭击,保护了东欧一个不知情的城镇。除了原定和安妮交接情报的线人神秘失踪,整个事件也没有更多疑点。
不过线人的消失其实很常见,具体到这一位还算是个好事。杰克·瑞克汉在安妮的担保和范恩的默许下成为了α小队的线人之一,没有队员对此提出任何怀疑。


02.
范恩咬着牙,血从他腹部的伤口不断涌出来。
这是一场针对哨兵的袭击。强烈的合成向导信息素让他的五感濒临失控,尽管如此他仍然干掉了那个把战术刀捅进他腹部的混蛋,割断了他的喉咙。范恩无法判断这是不是他要面对的最后一个敌人,也无法感知还有多少敌人或同伴会涌进这间充满向导信息素的屋子,更无法和自己的小队取得联系——为了避免感官过载他捏碎了耳边的无线通讯设备。何况,如果向自己人暴露他的处境,即便能成功脱险,回去他和安妮也免不了塔的讯问及惩处。
信息素陷阱无疑是最低级的手段,只有那些没有固定伴侣的哨兵或向导才会中招。而作为塔的一级编队,每位领队哨兵都有塔指定的向导作为伴侣。指定给范恩的向导是红发的安妮·伯尼,聪明又要强的超级向导,在范恩之前已经心有所属。她和范恩两个用加强的临时标记来逃避塔方安排的定期检测,但临时标记显然对早有预谋的信息素陷阱不起作用。
他们敢这么做,不是因为欺骗塔的代价很小,也不是因为他俩是塔管辖下最优秀的领队,完全是凭着两个人过人的能力和胆量。落到如此处境,他不是单纯的运气差到过分,就是被人出卖了。
范恩从敌人的尸体身上潦草地撕下几片布条用来堵伤口,从血腥气中分辨出一缕朗姆酒的味道,雄狮从地上一跃而起,守在门边。见鬼,这种烈酒他只在一个人的身上闻到过——杰克·瑞克汉,酷爱喝酒的家伙。这么想着,那种味道似乎更强烈了。
名唤莱昂的狮子警惕地盯着门外,在确定来人是敌是友前,范恩不能冒险让它离开自己已经被严重干扰的视线范围。
门被打开的一刹那,就好像有人向范恩的屏障扔了一颗信息素炸弹。
那不是单纯的酒味儿,是信息素的味道,属于未标记的向导。
有人来到他的面前,范恩这个时候已几乎完全丧失了正常的视觉感知,但他知道莱昂没有发动攻击。甘甜的信息素进入他的感官,首先消失的是伤口的剧痛,其次帮他把呛人的干扰信息素赶出去,逐步修复屏障。很缓慢,和安妮那样的超级向导完全不能比。
“你第一次帮哨兵修复精神屏障吗?”当屏障终于把他逐渐从一片混乱中剥离出来,范恩没好气地说了这么一句。
然后眼前的黑障褪去,他看清了来人的脸——
该死的杰克·瑞克汉,不够强的哨兵,不合格的向导。                        


瑞克汉蹲在范恩身边,在此之前他不知道这么强大的哨兵也会如此狼狈,他一直都想成为一个哨兵,事实却是他是一个有基因突变的向导,充斥着妓女、骗子和强盗的贫民窟是他成长的庇护所。他从来没使用过这份能力,也从来没指望自己的能力能派上用场。然而安妮在发现范恩失联后派他来找他,以酒为名的白豺朗姆兴奋地一路嗅探,劣质有毒的合成向导信息素唤醒了他一直以来竭力掩饰的本能。
他本可以杀了范恩。这才是瑞克汉与生俱来的天性,为了生存而得到了强化。他为了逃避塔的侦测,隐藏在人群中,躲在其他哨兵的后面坐收渔翁之利。他没学过抚慰哨兵,却很懂如何猎杀虚弱的哨兵,以及用手中的尸体换取保护。
但朗姆绕着莱昂打转,虚弱的狮子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攻击它,而是低下头去蹭朗姆的身体。白豺用鼻尖回应着,回过头看他,而他看着濒临失控的范恩,第一次听清脑子里本能的声音:“救他。”

在帮哨兵修复好屏障后,本能的指引消失了,两只精神动物挤挤挨挨地靠在一起,留下他直面范恩的糟糕脾性和灼灼目光不知如何是好。

范恩并不知道瑞克汉经历的思想斗争,他看到瑞克汉,认出他的五官,注意到他大概是为修复屏障出了汗,汗水覆盖在小麦色的皮肤上泛着诱人的光泽。他听得见血液在耳膜里冲刷,空气里有他自己和敌人的血腥气,还有瑞克汉那特殊气味的信息素,或许瑞克汉是为了遮挡信息素才喝酒,或者是他喝多了酒导致信息素也变成了这种味道。无论如何,瑞克汉的信息素已经进入他自己的身体,麻醉他的感官,和他的屏障一起随着心跳起伏鼓动,帮他抵御着信息素陷阱的攻击。
然后他听到瑞克汉说:“接下来该怎么做?”
他确实是第一次替哨兵修复屏障。
在理智发声之前,他先一步拽过瑞克汉的领子,吻了上去。

TBC.

(下)

评论
热度 ( 4 )

© 爱尽不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