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关!慎关!可逆不拆互攻党!!!随时熄火!!!CP清单查看:http://ahona-amethyst.lofter.com/post/3fd824_24806df
不了解“腐”、“同人”者请查阅相关并确认接受良好后进入。

【黑帆/VR】心照不宣

《黑帆》原剧向腐向同人,不喜者勿进避雷。

CP:查尔斯·范恩/杰克·瑞克汉。

除夕夜快乐!按照自己的想法探讨了一下原剧cp可能的产物。试着写一写那种微妙错位的关系。怎么说呢,其实也算不上是CP,毕竟Vane还是喜欢了Eleanor,Rackham还是和Anne小姐姐当着童话中的神雕侠侣。

为了区别自己之前写的《刺客信条:黑旗》设定的同人,这篇的人名换用英文。毕竟剧设和我更厨的游戏历史设定差别太大了…………

=======================================================

Fuck you,Jack.

Charles Vane望着Jack Rackham的眼睛说出这句话,平静地,每个词都说得清晰笃定,被砂纸打磨过的嗓音揉搓着后者的心脏,让向来多智而巧言的他无处隐匿,哑口无言。


如果之后的事情顺利,这就是Vane要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了。而事情一定会顺利,因为凡Vane下定决心要做的事,没有不成功的可能。



没有人想得通,Vane和Rackham的友谊是从何而起的,尤其看重Vane的Teach不能,和Rackham出双入对形影不离的Anne也说不清。Vane对Rackham的感情并没有爱屋及乌,他和Anne的关系可以说是相当冷淡。在Anne眼中,Rackham只是一个一直不厌其烦地想要得到Vane认可的小跟班,Jack那套利己理论只不过是他用以维护自尊的遮羞布;而Teach的看法和她差不多,那就是:Vane和Rackham的关系完全起源于Rackham单方面的慕强。Rackham就像藤蔓,向着海中孤岛最高的那一棵巨木攀援而上。某种程度上,他们没说错。
至于Vane为什么接纳了他,鉴于他心中其他人的地位,为什么是Jack成为了那个唯一——“或许是因为那家伙所谓的智慧吧”,尽管人们都说Vane足够精明,Rackham还是有点旁人不可及的小聪明的,这一点人人都承认。


但Rackham自己心里另有一套看法,这是他自己独占的故事,甚至Vane也被排除在外。
当年他们还格外年轻,Teach还远未出走,Vane只是见过Eleanor几面。少女因为父亲的抛弃而成长得冷淡而矜傲,她浑身是刺又满是戒备的模样令Vane对她多看了几眼,紧接着就把她放到了脑后,转而去问Teach关于船上主桅的事。
之后他们抢在暴风雨前劫了一艘商船,囤好了足够的物资。海盗们坐在海岸线凸出的浅滩边上放肆地游泳打闹、开怀畅饮。Anne在行动中受了点伤,喝了两大杯朗姆酒被Rackham安置在帐篷里先睡。Vane几杯酒下肚,翻起身去和其余同样年轻气盛或者年长不服的海盗一一过招,到最后Teach忍不住站起来将少年打下场来,按在场边坐着指点几句要领,又喝进几桶酒去。


他们都喝了很多,清楚自己酒量不那么行的Rackham也喝得五步开外不辨人畜,只模模糊糊地记得自己这个晚上想和Vane说点什么,关于刚结束的这次行动,关于下次行动,他需要向他表明自己的用处——尽管在这场行动中他的确提供了不错的建议,但是不够,还不够。
七零八落的海盗们散开在海滩上,Teach就地睡得香,而Vane醉眼迷离地看了Rackham一眼,他们之间的言语常常少于眼神交流,大概是因为Vane寡言的性格。随后Rackham努力睁大眼,看Vane爬起来踉踉跄跄向他专属的帐篷走去。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起身跟了上去。


他刚走进帐篷,就被一双有力的臂膀拦腰抱摔在地上。
“Charles!”
Rackham猝不及防地去推Vane的肩膀,推不开。Vane是战士,也会是他的船长,是他从没想过要成为的那种人。Vane满身裹挟的酒味让他意识到他醉得不轻,他提起拳头打在Vane的身上,像在打一块钢板。
然后他向Vane的脸挥拳,被猛然扑住双腕按在头顶。那双蓝色的眼睛居高临下地盯着他,说:
“我还从来没干过,所以我很想试试。”(I have no experience yet wanna try it.)
“不……Charles……”
Rackham记得Vane是早就睡过妓女的,被攥得生疼的手腕却告诉他他这晚逃无可逃,他意识到手腕已经差不多青了,如果不想让别人——特别是Anne瞧出什么端倪,如果他不想毁了他和Anne的关系,接下来他最好配合一点。
“Jack……”
Vane叫了Rackham的名字,这一声让后者定在原地。
“他们都说你想爬上我的床。”
说完他低下头亲吻Rackham,而后者僵着身子,整颗心沉进了大洋深处。


他们就像是两只野兽,在沙地上翻滚媾和。最后Vane终于耗尽他骨子里最后一点精力,从他身上翻下去,嘴唇翕动着说了什么。
精疲力竭的Rackham第二天先于Vane醒来,带着满身的酸疼,却清晰地记得Vane在他耳边呼唤的那个名字:“Eleanor.”
他收拾好自己,然后悄悄回到他和Anne的帐篷和衣躺下,祈祷Vane最好什么都不记得。

Vane确实如他所望,对自己醉酒那晚的所作所为一点印象都没有。海盗们狂欢后休整了一天,他们在船员集会上再次见面,彼此交换过一个平静的眼神,然后Rackham坚定地走到Vane身边,向Teach陈述为什么他觉得Vane的方案可行。
那个夜晚就像一个荒唐的梦,结束得悄无声息,所有人对此都无知无觉,此后也再没有出现过。随着时间的推移Rackham甚至真的怀疑那就是他自己的一个梦,但每当他看向Vane,那种他是靠上了他的床而换取他的友情的刺痛感总是挥之不去。船员中没有流传开关于他们上过床的猜测,他想或许是Anne和Vane的联合威慑。而Vane惯于什么都不说,这正是Rackham立足的余地,却也让他无法判断Vane对那个夜晚到底记得多少。或者他只是被当成一场春梦里一个金发少女的替身,可以确定的只是,他确实成为了Vane的心腹。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Vane变得喜欢直视着他的眼睛,说“Fuck you,Jack.”
这句无心的粗口在Eleanor断了他们生路之后那段艰难的日子里差点击垮了他。他从Vane的帐篷里从颓废Vane的身边夺路而逃,把头埋在双手中,感到深深的难过。为了不知其详的Vane,也为了心知肚明的自己。
而此刻,他们终于要分路扬镳的最后一刻,Vane平静地看进他的眼底,甚至还带着微微的笑意。


——你是个傻瓜,Jack。

Vane记得一切,而他只是喜欢说出这句话之后Jack的反应。如果他再也见不到Jack,他愿意把这个表情留在脑海里做最后一面。

这是他永远也不可能再去实现的事。


END.

======================================================

之后大概会努力搞搞情人节的黄色废料吧……剧设只是个插曲,还是要回归正轨才行XD

感谢包容做什么都是个废柴的我的小天使,新的一年要开开心心地一起走下去。

评论
热度 ( 5 )

© 爱尽不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