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关!慎关!可逆不拆互攻党!!!随时熄火!!!墙头清单详见置顶!

【对刀组】月落

原著向、不含电影。《日出》的后续与补充。

我错了我知道上一篇我说不会有粮了(这真的是粮吗)……但是我发现我漏了一个没写到的点……

在进入最后一关前,帕西法尔向大家正式请求帮助的时候,Shoto说“反正我已经没有什么可失去的了”,所以,精神状态果然还是有必要担心一下的吧,平平常常说出这种话的Shoto。(你就不能盼他点好吗)

然后想得半夜睡不着,只睡了四个小时后爬起来,写出来再去睡觉。

================================================

一个想法一旦在脑海里扎了根,蛰伏下来,就总有一天会发芽抽条,变成疯长的藤蔓。


Shoto从来没有看过弗罗伯兹战役的录像回放,他已经亲眼看过Daito灰飞烟灭,那场景看过一次就再也难以忘掉,在一切结束之后的每一个梦境里都挥之不去、日渐清晰。


在帕西法尔进入最后一关前,向他们请求帮助的时候,Shoto的回答是:我已经再没什么可失去的了。


我已经失去了你,尽管我不能失去你。


再也没有第二把长刀了。


这些我们是不是都可以不要。


我们不要了,退出好不好。


没有宝藏、得不到绿洲,其实也没差,是不是?

反正我们相遇在寻蛋任务开始之前,没有这些,我们还是我们,就算不见面,也还是可以过得很好,对不对?

可是我不能没有你啊。短刀不能没有长刀,弟弟不能没有哥哥啊。


假如不是那么拼命保护我的话,假如不是那么不肯退让、不肯战胜的话,是不是……是不是……


哥哥,我们走吧。


一直以来,承蒙照顾,感激不尽。谢谢陪伴着我、指引着我的你,谢谢到最后都在保护着我的你……

哥哥啊……



混蛋小子。

那么多次,Daito突然说话了,久违的他的声音。


他本该已经变身成了奥特曼的,但是不知为什么,这会儿的的确确是身为武士的样子,面前是IOI的千军万马,背后是Shoto,呆呆地看着他的Shoto。

他慢慢转过头。


“在说什么呢,我赌上一切拼命保护你,就是为听你说这些混账话的吗?”


Daito彻底转过身来了,他的形象不太稳定,闪动得很厉害,冷酷武士拧着眉的样子和另外一张瘦削苍白的脸叠在一起,而田村唐津认得那张脸,知道那个名字是藤原俊郎。


但无论是Daito,还是俊郎,表情都柔和了下来,凝视着唐津:


“成为猎手这件事,不是一起说好的吗。既然决定了,就要把它贯彻到底,得到什么根本就没关系,这才是该有的觉悟吧。


“也许很自私,可是还是要说:我并不后悔。


“而且,要说谢谢的,是我才对。


“能够遇见你,是我这一生唯一一件、最开心的事情。”


Daito彻底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藤原俊郎。唐津看着他的嘴唇一张一合,自己却一个字都发不出来,只是抬起一只手想去触碰对方的脸颊。俊郎就像是他的镜像,也做着同样的动作,然而就在他们触碰到彼此的前一秒,就好像是被风吹动了一样,俊郎的身体突然向后倒下去——


“哥哥——”


他撕心裂肺地爆发出一声呼喊,扑过去,手指却和俊郎伸向他的手交错而过。


尽管离他越来越远,唐津却能清晰地看到:俊郎和Daito望着他的模样,和发自内心的真挚笑容。


虽然他并不在现场,看到过的也仅仅是DV里俊郎被推出阳台的样子,此刻他的意识却似乎连通了坠落的俊郎的视觉,看到俊郎的最后一眼,满眼都是碧蓝的天空。


奇怪啊,这个地球已经被人类自己慢慢毁掉了,怎么还会有这样干净、澄澈如洗的青空?


方才没有声音的俊郎说的最后一句话,这个时候在唐津耳边响了起来:


“请一定要好好活下去啊,连同我的那份一起。”


梦醒了。



还好没有见面。

遇见你,是我一生唯一一件,最开心的事了。

真好啊,真的,天气也很好。

谢谢你,Shoto。


END.

==============================================

太疼了我不写了我不写了我不写了我不写了真的不写了

人老了真的经不得这样的……疼到哭出来。

也是回答了《日出》后面的第一个问题吧。

文中那段独白是日渐疯长的想法,日趋糟糕的精神状态。

然后哥哥来救赎了他,用死前望向天空的最后一刻。

(也救赎了我)

这漫长的五秒钟。

---6.5-----

冷静下来后发现这一篇算是冲动之作…陷入了庄周梦蝶的难题里,现在看大概的确是我用自己替shoto想了一些东西,所以日出之后我没有再写,觉得多少有些不尊重人物,在意识到还有救赎的办法之后迫不及待地写出了这篇,总而言之是很自私的想法了。

评论 ( 6 )
热度 ( 14 )

© 爱尽不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