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关!慎关!可逆不拆互攻党!!!随时熄火!!!墙头清单详见置顶!

嘿嘿嘿跟小伙伴 @巡禾_废池野乔 玩耍的时候开出来的脑洞——是的多亏了小伙伴我被茨木包围不知所措兴奋得针女都触发了只恨自己不是酒吞身……啊,吸吸欧气被这么多茨木围着简直幸福xxx感谢么么么么~
所以这两个啥时候来我家啊——
脑洞文是原作向。


=============================================


“挚友!!!我找了你好久!”


茨木人未到声先到,酒吞皱眉。真是烦人的家伙啊。


他把酒葫芦往地上一扔。


拥有一头白发的俊美大妖风一样刮到他脸前,仔细地盯着他看。


“真是的,还在想那个女人的事吧。来先打一架!”


说完伸手就朝酒吞肩膀拍一爪子。


这一拍酒吞猝不及防。


“挚友!挚友你怎么了!!”
……
渐渐远去的声音,果然还是烦人……


酒吞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他睁开眼,发现自己靠在枫树之下,周围空荡荡的,什么人都没有。


什么妖都没有。


小妖们畏惧他的妖气,根本不会在周围出现。大妖们出现就是挑衅,但其实多半都忙得要死。


一片火红的枫叶飘下来。红叶真美啊,酒吞想,为什么我不是一棵枫树呢?像那棵爱上人类的樱花树一样,我要是一棵枫树,就能一直守在红叶身边了。
哪怕是静静地看着也好啊,至少还可以离她近一些,至少不会为她厌恶入骨。


醒醒,你已经是个活了这么久的大妖了。酒吞苦笑,顺手去摸酒葫芦,他想喝酒。
没摸到。
然而没来得及他发出疑问,一阵细碎的铃声传过来,酒吞对这声音毫无反应。


大妖来了。
大妖还拿来了他的酒葫芦。
酒吞看都没看大妖,拎过他的酒葫芦仰脖就灌。


清冽甘甜的泉水瞬间冲过他四肢百骸,让他那股子荒唐颓态陡然清晰起来。


他怒目看过去,茨木却咧嘴笑了。


这一架打得酣畅淋漓昏天黑地日月无光飞沙走石……够了你当大天狗刮沙尘暴呢?


茨木很满意。他还是打不倒酒吞,酒吞也没有完全恢复,但是这片枫树林基本是没法呆了。
他和枫树林倒没仇,他只是希望挚友不要再在这里无休止地自我放逐和沉沦。


酒吞也不是之前那个酗酒颓废到被茨木拍肩膀拍趴下的酒吞了,他站在一片狼藉中央,漫天的枫叶被激荡的妖力裹挟上天,再打着旋儿飘落下来。他从尘土飞扬中向前走出两步,还是鬼王的倨傲和风采。


“陪我去京都走走吧。”
“好!”
---------------------------------------------------------------------------------------------
“挚友,你有没有考虑过换个造型!”
茨木引领着妖怪界——至少男妖们的时尚风潮,这点是大家公认的。这家伙对变装很有一套心得,没事儿就变个美女还颇以此为乐,而且能变得坦荡单纯光明磊落充满男子气概毫不做作,既没有食发鬼的妖艳劲儿也没有妖狐那种变态范儿——妖狐把背地里说这话的小妖揪出来突突了两百遍,强调了自己只是追求真爱和风雅。当然,没人说茨木有什么不对的另一个原因是,他强得可怕。
那可是能和鬼王大人形影不离的人物,虽然鬼王大人没有输过,可是那家伙总能一次又一次地去挑战他。谁知道这个茨木有一天会不会真的干掉鬼王自己上位?天邪鬼们在涂壁脚边挤作一团唧唧喳喳,很快又像往常一样试图编排一首《天邪鬼之歌》出来。


酒吞由着他折腾。
最终他们两个人还是一个红发一个白发、一个好好穿衣服一个不好好穿衣服地走在京都大街上。茨木把他那厚重如羊毛的头发高高绑起来,红如鲜血。酒吞散了他万年张狂的高马尾,弄出一个还是很张狂的发型来,白如枯骨。
茨木忙乱完造型后,酒吞慢慢地、仔细地、从头到脚地看着他,看得他心里毛毛的。
“挚……”他刚想开口说什么,酒吞就笑了。笑得邪肆狂狷,霸道总裁。酒吞这个造型的效果实在出乎意料地好,加上这么一笑,茨木就呆了。
然后酒吞开始大笑,他好像有很久都没这么笑过,也好像只要和茨木在一块儿,他就一直这么畅怀肆意。
待到他笑够了,走过去,手毫不避讳地搭上茨木的腰,对着呆若木鸡的茨木说:
“裤子穿反了。”


那天他们俩走在平安京的街道上,兜到了很多很多豆子,全都用来给酒吞下了酒。


---------------------------------------------------------------------------------------------
他们既是妖,纵然有俊美的人形,也还是有妖魔的一面。这妖魔的形态需要靠自己来领悟……不说废话了,简称觉醒。
酒吞原是个俊美少年,接受到的恶念多了,造就了他的妖魔样子。凡人见了那模样是一定会被煞到的:比黑暗还瘆人的苍白色头发,干尸一般发黑焦枯的肌肉——与干尸的区别在于它们不枯瘪。更别说那强大的妖力——
茨木在第一次见到他这副形态的时候,在高昂的战意和激动之中,注意到的却是酒吞的胸口。
那坦荡赤裸的胸膛里包着一团光,光芒炽烈,从骨骼的缝隙肌肉的纹理间溢出来。茨木有点想知道那是不是酒吞的心。
他突然就有一种冲动,他想把手放上去,亲手去摸摸那光之中有没有跃动。
但是酒吞那么强大,把他逼出这个形态已是不易,更别说近身。
茨木从来也没放弃过这个想法,毕竟鬼王之位于他实在是没什么意义。他一遍又一遍地挑衅酒吞,战斗是他们交流的最好语言。


---------------------------------------------------------------------------------------------
只是他没想到,他唯一做到的那一次,鬼手尖锐的指甲剖开那黑色的胸膛,终于是将那团光握在了掌心。


END


==============================================


想了半天纠结是不是tbc,最后估计着可能会就结局写点短小的什么东西。
以及墙头众多乱爬,小伙伴们千万慎关!!!(谁要关你xxx)简介里有cp清单欢迎勾搭——
第二个脑洞,本来是说想看太太画茨木鬼手掏心的梗的!不一定是真的掏过去——乔乔还说污污的【doge脸】——虐虐的也带感啊——所以有没有画手太太来画一画嘛!!!嗯我想的画面是酒吞被链子吊着锁在墙上,茨木去救他,鬼手去触他的胸膛……所谓“挚友最脆弱的地方……交给我来守护”其实不虐对不对!QWQ!
但这里我写的跟这个场景应该是连不上的。


最后来一发参本《酒茨肉林》的终宣,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 ( 2 )
热度 ( 25 )

© 爱尽不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