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关!慎关!可逆不拆互攻党!!!随时熄火!!!墙头清单详见置顶!

【这个杀手不太冷】反派cp担当

CP:Stan x Malky

你没看错,我已经进入了看谁谁弯的病入膏肓模式……视角转换注意。

顺便问一声,有没有人知道Willy是少爷演的吗!!翻了演员表,是这么写的:Stan组员1-血腥维利。黑人问号.jpg血腥维利是角色名字啊?????

==============================================

Stanfield
都他妈是一群蠢货。

我去摸口袋里的阿莫西林,一旁的Malky却按住了我的手腕。
他向前一步,Willy Blood适时地闭上嘴退到一边去,让Malky耐着性子跟那些日本佬交涉。Malky很清楚,我的另一只手按着枪。
每个人的手都按着枪,Willy恨不得即兴奏出一台打击乐,每个人都该进精神病院或者停尸间,除了Malky。哦Malky,只有他一个是还算好的那个。


"MalkyMalkyMalky……"
我把手工皮鞋架在办公桌上,食指转着枪。今天的交易很顺利,按照我的意思达成了最终结果,所以我心情不错。另外,没有谁开枪,没有谁搞出乱子,所以,Malky的心情应该也不错,虽然他撑着额头。
D.E.A由我带的这一组疯子里,Malky是最好的。身材壮实,敦厚可靠,做事小心谨慎,红脸白脸都唱得来,以及,手活超棒。
“闭嘴好吗。”
“不。”


我突然拿起桌子上的小药盒,还没打开,一块橡皮飞过来把它打掉在地。橡皮是Malky打报告草稿用的,我抬头,装作一脸不明所以。
Malky叹了口气,走过来凶狠地吻了我。


Malky
Stan是个人尽皆知的变态。


在我还没调进他的办公室的时候,我是重案组的年轻警探。有一次上司指派我们合作一件案子,于是我撞破了他的猫腻。
无意的。我发誓。

我知道我手下有人看他不惯,更知道城市里黑帮看我们不惯。所以出于保护临时搭档的目的,我跟踪他来到一条堆满废品的小巷,屏气听着里面的动静。
一开始是模糊的低声的交谈,似乎谈到了毒品,到后来声调高起来:
“死变态娘娘腔……”
“哦——”高亢,上扬,夸张而戏剧性的,男人的呻吟——属于Stan。然后就是一声闷响,我心一沉:用了消声器的枪。
然后我从巷口走出来,事后想一想真感谢Stan没有Willy乱打一通的条件反射和Benny的神经过敏。他站在那儿,米色西装纤尘不染,手里掂着一包白粉,缓慢地偏过头朝我这边一笑,然后扬手——
砰!
子弹在我的鞋前炸裂。我一动不动,盯着他手里的东西:
“你吸?”
他笑了。“被自己的货物迷惑可从来没有好下场,警官。”
“那真是太好了,我不想和嗑药的同事一起工作。”我假装什么都没看见,转身就走。
背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我差点就掏出枪,他跳起来挂在了我的后背上。我惊怒交加,真他妈的沉死了。
“耶稣他妈的上帝啊!你……”
“我就喜欢你这样的。”


他的鼻尖戳在我颈窝,呼吸温热又阴冷。后来我才知道,他嗑阿莫西林。嗑完了还得要人哄,神烦。

巷子里有两具当地黑帮的尸体,还有一具是我组里的人。嘲讽Stan的蠢货Bill,他那天去准是要跟Stan分一杯羹,反正没人喜欢他,我在结案报告上给他记了因公殉职,却听说后来上面查明,他是跟黑帮勾结死于分赃。我下意识地抬头,接到Stan投来一个意义不明的笑。
下个星期我接到调令,进入他的办公室参与缉毒。



Willy Blood
Stanfield是老大,一个相当狠的角色。你以为他靠什么活到现在,还担任boss?认真缉毒功劳大?拜托,那些认真的早就被子弹打成了烂泥,这个城市的治安可是相当不好,相当,不好。
所以需要有我这种角色,火力全开,嘣嘣嘣。说实话我小时候的梦想是摇滚乐队的主唱或者鼓手,到最后手里抱着的是小机枪,某种方面来说,其实没差。
Malky比起我们来说,靠谱很多。他一向反对乱开枪,还有Stan某些不必要的神经质行为(主要是因为督察问起来有点麻烦,不过Malky和Stan总能搞得定)。毕竟他是从别的组过来的,上面把他派过来,一方面是Stan主动要人,另一方面大概也是希望我们这边有个能撑门面的(不,别提Stan),以免警察大楼因为我们倒闭。一开始我还嘲笑他是妈妈的乖宝宝,但是Stan好像很吃他那一套。不是我说,我和Benny他们都觉得,有时候Stan就像Malky的小女儿。当然了,Malky没有女儿,Stan够他受了。
当然这话可只敢在酒吧里和Benny他们说说。上一个把Stan和女性放进同一个句子的应该睡在河里,连墓地都没有。

Malky被Stan拽出去了。丢给我们一堆没填完的表格和报告。我愤愤,问Benny知不知道他们死哪儿去了。
Benny拿圆珠笔屁股戳戳脑门,思考着给出一个答案:“Stan要定制一身新西装。可能是为了配他那双新买的手工皮鞋。”
我翻了个巨大的白眼。死基佬。又要换一种米色给我们看,Malky就喜欢他穿米色。


Malky的死是我去告诉Stan的,我的手紧紧抠着洗漱台的边缘,Stan的枪口在我和那个女孩之间暧昧地游离。我控制不住地去看他的拇指,我知道他一激动会做出什么事,而这次Malky不在。说真的,我怕极了。
他决定动手,带着我们去给老Tony敲警钟。他狂热的蓝眼睛深处闪着火,还闪着什么东西,我不想知道。我掏出墨镜戴上。
我不确定如果我说他要哭,他会不会杀掉我。
但是老天作证,我以前从没见过他这样克制着什么东西,他嗑过阿莫西林后向来冷酷和从容,而这次,他在悲痛,在克制。我敢肯定,他真的要哭。
---------------------------------------------------------------


“你说你是不是有病,跟个老太太你他妈开什么枪,我都让你冷静了。”
“我很冷静啊。”Stan摊着手作一脸无辜。
“他是有病。”Willy在一旁插嘴。Stan立刻阴下脸去看他,Willy赶紧举手投降:“Sir对不起,我有病,我有病。”
Stan变出一张大大的笑脸:“好好干小伙子们。”
Malky头也不抬:“你他妈去跟上司解释现场看起来过于暴力的问题,真是纳闷儿咱们又不是第一回办事儿,怎么上头那些老混账还没习惯。晚上我出去跟福清帮谈条件,中国佬精得很,他们不信Willy。”
事实是帮派那边Willy向来搞不定,他只能应付小混混。
Stan荒腔走板地哼出一段《暴风雨》,看似驴唇不对马嘴地接了一句:“今晚我会弹贝多芬给你。”(Tonight I'll play it for you)
Willy和Benny拼命当自己不存在。
摇滚是最棒的,Willy在心里想。

END.
================================================

感谢你的喜欢!——

评论 ( 5 )
热度 ( 25 )

© 爱尽不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