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关!慎关!可逆不拆互攻党!!!随时熄火!!!墙头清单详见置顶!

【裴洛】名字

突发的短文。虐是第一生产力,再用惯用的手段改了结局。
感觉这个跟迁儿的点梗也蛮合适的。
但其实,因为我对梦是有着特殊的执念……所以写得也还是挺有代入感的,这个手段或许老套,于我而言却并不生硬。

====================================================
“师兄,师兄,醒了么?万花的裴先生已经到太极广场了,其他门派的代表也都到了……”

门外张钧轻而快地说着,门内洛风一个鲤鱼打挺蹦起来,牵动了胸口的伤疼得他皱眉。他其实早就醒了,又因为时候实在太早而倒回床榻重会了一遭周公。他匆匆整束完毕,打开门:“走,我们下去。”

这一天是之前约定好的,静虚子谢云流回归纯阳之日。


华山从山门到三清殿到太极广场,皆都站满了人。谢云流昂然地立定在天街一端,人群自动地为他分出一条道路,他神色不动,内心实则有些不悦。本来从一开始,和他有关的无非只是那么几个人。他从未见过的那诸多师弟师妹,与这漫山遍野的人们,都与此无干。就好像当年的事,与各位“中原侠士”,原本也是毫无干系的。
众人见他如此,开始有些不安地议论起来。
空气微有异动,一个纯阳弟子御剑踏云掠过众人,稳稳地落在道路那端。他单膝跪地,姿态恭敬,脸上却绽开由衷的笑:“师父!”
风儿。
谢云流终于露出一缕笑模样。洛风身后,他唯一的师弟李忘生率着众人出迎。其余九大门派派出的见证者列在太极广场,见证静虚子归家。
他是个老人了,他一生认识的、记得的和怀念的都只是那么几个人,幸而这些人,都还在,终于没被错过和辜负。
于这一点,他由衷感激。


不管你相信不相信,这条天街,他走得很顺利。
之后的事就属于纯阳门派内部之事了,现任掌门要和归来的静虚子议事,不在被天下众人见证之列。天策府的冷天峰将军因军中事务繁忙率先告辞,一骑快马下山。其余门派也纷纷打过招呼,各自散开。静虚首徒洛风因为这段时间的休息得当而生龙活虎,他和静虚子的师徒情在宫中神武遗迹之后已是纾解过一番,不急这一时。也正是谢云流,给洛风下了道“不许再起来乱跑,乖乖躺着直到我进了山门”的“禁足令”,还令张钧看着他,这才使得洛风在养伤期间当真没有乱跑。眼下洛风寻到一个时机,抽身追去向救他一命的万花杏林大弟子裴元道谢。
——当然,也不仅仅是道谢。
裴元那天应邀在纯阳留宿一夜,他第一次在纯阳过夜,发现莲花峰的客房,和他在杏林独居的小屋颇为相似。

------------------------------------------------------------------------------------------------------
“所以,因为论剑台上他把你护下来,你就让他刺你一剑?”
“也不是……”
洛风有点脸红,提及旧事他不再觉得沉重,却也不愿去自我剖析陈述。裴元从他脉门上抬起手指,他赶忙换个话题:“何解?”
“无解。”
裴元淡淡的。
“……”洛风默了片刻,微笑道:“好。麻烦裴先生了。”
裴元觉得自己简直受不了这人眼中的诚恳和温柔,这不是一个被宣判死刑的人该有的神情,他完全不习惯。于是他别开脸,看青石上的冰雪:
“其实有药可救,先前只是诓你做耍。”
说到最后,裴元自己的嘴角也忍不住微微上扬了。
洛风瞧着他,忍俊不禁,撑着额头笑得起不来,半晌终于住了笑,还是温温柔柔的:“好。”

莲花峰的客房,后来被改造了一番,不再是间客房了。
------------------------------------------------------------------------------------------------------
“师兄?”

裴元睁开眼,发现自己倚着树,面前的案几上放着两盏茶,凉了多时。
阿麻吕熟练地收走了茶碗:“师兄是太累了,这次回来多休息些时日再回太原吧……”
“纯阳静虚……”那个名字……
“静虚?静虚弟子大半都在太原,师兄你自己还说见到了一刀流的人,不知道是不是又要有冲突……”
裴元看着渐斜的太阳,全然不觉阿麻吕后面的话。最后阿麻吕向他伸手:“师兄,外面凉,回屋吧。”

那个名字只是他生命里遇见过的无数名字中的一个,无数死去的人之一。
为什么偏偏是这个名字??

------------------------------------------------------------------------------------------------------
“洛风!”
他又一度睁开眼,抬眼是粉白的天花板。有人跑过来,温热的手贴在他脑门上。
“没发烧啊……”
裴元一动发现自己浑身是汗,他抬起头循着声去看,对上一双温柔的眼睛。
“这么多汗,是做噩梦了?”
洛风。
这个名字属于一个他会爱上的人。

似是看穿他心事,洛风忽然俯下身,紧紧地抱住了他。
“晚上别打游戏了,我这次出差回来,能休息好几天。你跟医院请一天假,就一天……”
他没再继续说下去,裴元的手攀上他的脊背,牢牢地圈住他:
“嗯。”

====================================================
2016年底,居然还在写裴洛。

嗯结尾现代部分是裴元作死忙里抽闲玩剑三来着x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呀。错过洛风的那一世是他的真过去,也正是游戏剧情~这篇着重想表达的是:他们一旦相遇,就没有不相爱的可能。
感谢你的食用和喜欢!


评论 ( 6 )
热度 ( 45 )

© 爱尽不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