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关!慎关!可逆不拆互攻党!!!随时熄火!!!墙头清单详见置顶!

【狼队】等待

一个不好意思说是复健的复健。
来自群里大佬们的梗x一个狼爪和眼镜其实才是本体的故事。
---------------------------------------------------------------------------

他摊开手,掌心空旷。


“哎我说,我今天又看见她了。她的红发那么热烈美丽,翡翠色的眼睛跟有魔法似的,走起路来像只大猫。”
“……听上去很辣。”
“她就是很辣。”
“……”
“她每个月来一次。”
“……那恭喜你了啊瘦子。”
“嘿!你只听声音就知道我瘦?”
“就如同我听你说就知道那美人辣得要命,我还能听出你肯定抢不过我。”
“说好了那是我的妞!能见着她的人是我!”
“是啊,她正一心一意地悼念什么人,然后你走过去,嗨你真美。哦超有魅力的。”


她的翡翠绿眼睛确实很美,如果不是其中充盈着泪水。


“这一天没见到什么人。”
“……”
“真无聊。天气倒是很晴朗,有星星……”
“……”
“……说点什么?”
“……”
“好吧,大概还没醒。”


屁股下面的石头有点硌到他了,于是他挪了挪,换了个舒服的姿势。


“这个时候大概应该来点酒吧,真奇怪,我应该是不喜欢喝酒的那种人。”
“如果你要喝麻烦给我倒些下来。”
“你知道你这样突然说话很吓人吗?!”
“咳咳,那我下次说话前先搞点别的动静?学声狼叫?”
“……”
“突然真想喝一杯啊。”
“嗷呜。”
“……你知道我已经习惯了对吧。”


然后他回想了一下刚才那有点奇怪的声音,笑了起来,起初只是轻笑,他尽力控制在喉咙口,但是后来笑声窜到了胸腔,于是他憋不住放声笑了好一会儿。


“今天也还是没有什么人来。”
“正常。”
“……”
“跟我说说上次来的那个女孩儿吧。”
“谢天谢地你爱上她了就不用跟我抢女人了。”
“屁!”
“那我去睡觉了。”
“回来,我没有爱上她,只是好奇,你说她不大,却看上去很老成。”
“她喜欢把十字架转四十五度方向摆。”
“还好不是喜欢倒着摆。”
“和她来的女孩儿比她大点儿,挑染了一绺白发,很时尚,可以的话我也想试试。”
“你信不信我其实有猫耳?”
“……信。”
“下次那女孩儿来,能不能跟她说带点儿酒来。”
“不行,你知道我办不到。”


这一天阴天,土地湿润,他猜想可能夜里已经下了雨。空气中有果香,还有些醉人。


“WTF哪儿来的酒?!”
“小女孩儿来过了。”
“好吧,我今天本来要醒,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我闻到有香味,还没闻够就又睡着了。”
“她今天一大早就来了,一大早。”
“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也许我喝醉了。”
“你喝了多少?”
“我不知道。”
“那醉得不轻。”
“好吧,她一大早过来,还给你带了酒,你听上去整个人都嗨了。”
“没错我是喝嗨了,不过有点可惜。”
“什么?”
“可惜不是和你喝。我还挺想和你喝酒的。”


风凉凉的,吹在脸颊上真是很舒服。


“所以对你今天的进步有推动作用吗?”
“有点,更兴奋了嘛。”
“到底要多久你才能出来啊。”
“怎么,迫不及待想跟我学泡妞?”
“操你。”
“怕你操不着。”


然后他们沉默了好几天。


“我想见你。”
“……我以为你生气了。”
“没有。”
“很快了。”
“还有多少?”
“十厘米?大概。”


他抿了抿嘴唇。十厘米,那可真是很长一段时间。
没关系,反正还有足够的时间。


红发的女人很久没有来了,他甚至觉得她也要变成自己要遗忘的那部分了。


“这么长时间了,怎么回事?”

“我遇到了一块石头。”

“很费事吗?”

“是的,你能不能……”

“不能。”

“嘿!就只差一点了。”

“就是不能。”

“你简直不可理喻。”


他有点难过,对方听上去真的生气了。他们其实好像总在吵架,就各种各样的事情意见相左什么的。喜好倒是出奇地一致,一致到他简直怀疑那家伙是不是跟自己抬杠。


“嗨,关于上次的事,我真的很抱歉……我没法……”

“算了,我搞定了。”

“证明一下?”

“你个混蛋。”

“好吧。”

“……跟我说说你长什么样子。”

“瘦。其实也没有那么瘦,还戴眼镜。”

“……”

“嘿?”

“……”

“我知道我形容差劲可是不至于吧?”

“……不知道为什么,我很想见你,真的很想。”


下起了雨,他摊开手,掌心空旷。
没有雨水为他停留,他只能看着它们砸进土壤。


“下雨了。”

“我更愿意当成你在哭。”

“去你的。”


“一个好消息,明天我就能见到你了。”

“听上去不错。”

“所以有些话现在就得说,万一你长得极端欠扁让我忍不住揍你……”

“喂喂喂!指不定谁是更欠扁的那个呢!”

“好吧通常我会欠扁一点。听着瘦子,很高兴能认识你,也谢谢你每天来跟我讲话,让漫长的操蛋日子好过了一点——很多。我不知道我现在是什么样子,欠扁或者也许很吓人……所以,你明天可以别来了。”

“做不到。再说,你还欠我一顿酒。”

“什么我什么时候欠你的了!”


你我都在童话之中,在不可知与可知间。一切都是可能,而他坚信,见到对方一切就都有了解释。
他从墓碑上跳下来,站了一会儿,又觉得或许蹲着更好一点。折腾了几个来回,他又坐回了墓碑上。

===================================================================================
Logan这个名字从他破开土壤那一刻重新回到他身上,与之而来的还有一切。他第一眼看到的,是苍白的石面上,红石英镜片的反光。

种下的种子总会发芽,土壤中间闪着银亮的光,仿若星辰。


“Scott。”他嘶哑了声音。
“原来我在这里这么久,就是为了等你从土里爬出来。”
“不是我你丫还在湖边徘徊呢。”

 
他们在同一时刻突然沉默,用力的拥抱穿过彼此,墓地寂静无人。

END
=====================================================================
感谢你的阅读与喜欢!x

*补一个我很努力想写出来的点:老狼没爬出来的时候,以为外面跟他说话的是个活人。

*苍天啊我真的需要文力复健…好几个地方狗屁不通……或者下次不要在打完一整天游戏之后再写东西?

评论 ( 4 )
热度 ( 36 )

© 爱尽不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