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关!慎关!可逆不拆互攻党!!!随时熄火!!!墙头清单详见置顶!

【现代学院Paro】雨夜·前情

CP:昭师昭相关,会玄相关。如有任何不适请及时点叉。

起名废表示后面部分叫雨夜这篇应该叫雨下午(被自己冷笑话笑死x

原本《雨夜》及会玄相关在这个学院paro里是番外,不应当打昭师昭的tag……结果我这个人先写了番外,的后半部分,再写前情,正文连根毛都还没有,而且会玄的后续发展我也不一定能写得出来……………………

兄弟就那么甜,什么背景都是那么甜,所以打个tag知道一下他俩甜就好了otz

拖的时间太长,比想象中的短。

==================================================

夏侯玄转过楼道拐角,突然看见一个学生背着黑色书包从他对门办公室里出来。

他几乎是立刻退回了拐角后面,这层楼道走廊呈个“回”形。对方是从那边楼梯下到中间天井去了,而他站在走廊这边另一侧的窗前向下看,等着那学生出教学楼。

外面下着小雨,一下午了,到现在还没停过。


有人从这侧走廊连着的楼梯上来了:

“那孩子还没走呢。”


夏侯玄看向来人:
“多谢提醒了。”


过了一分钟,钟会还没离开教学楼,至少还没出现在他视线里。他这么猜着,摸出一支薄荷香烟。


“抽吗?”

司马昭倚着墙,双臂抱胸:
“我不抽烟。”


司马昭的车就停在楼下,下着这样的雨,他当然是来接他哥哥下班。

“你干嘛非这么躲着那孩子?”


夏侯玄这次头也不抬:“你哥哥刚去了卫生间。”


司马昭狐疑地看看他,他心无旁骛地夹着烟,十分坦然地看外面的雨景,最终余光瞥到司马昭向另一个方向去了。


卫生间在那个方向没错,不过司马师?只要不是和他俩心有灵犀到了一个境界,就还在他对门的办公室里。


夏侯玄深吸了一口烟,顺手把它按灭在自己办公室门前的垃圾桶上。
他进门转身合上办公室的锁,又坐办公椅上看了两刻钟的书,确保自己是全教学楼最后一个离开的教职工。


他没看见钟会,那孩子急性子,多等个一刻钟最多了。



司马昭 7:45:37
夏!侯!泰!初!所有人都知道那小孩想追你!凭什么就我问不得!


吃过饭,外面小雨转成了中雨,夏侯玄把窗帘一拉,打开电脑听着自然白噪音查资料写文章。突然蹦出的聊天窗口里司马昭的兴师问罪来势汹汹,然而夏侯玄丝毫不觉亏心。

他是出了名的人情淡薄,也就是和司马家的这兄弟二人做对老冤家。司马师和他是办公室对门关系的同事,两位年纪轻轻的教授针锋相对学术界无人不知,据传还是从上学时就开始的互相争斗。夏侯玄和司马师都无心去理,他们的确曾经是同窗,关系非但不如传说中那样紧张,甚至还可以称之为——“朋友”。
到最后只剩下他和这对兄弟、还有一个始终置身事外和他们一直保持不错关系的钟毓。某一次由司马昭拉了个临时讨论组转成群方便他哥给夏侯玄传些行政文件,这个群就一直留了下来。而因为司马师先给他传了文件——他们的关系才从一度冰封的零邦交状态解冻,渐渐变成冷嘲热讽用论文互怼的奇妙境地。
曾经发生的事,过去了就是过去了,而对于他和司马师来说,他们都是输家。
至于现在该如何划分他和这三个人的关系,有个再合适不过的词:“老同学”。


鉴于夏侯玄是个没有朋友的人,他不屑于有。

——他曾经有。
只是输得更惨的人、改变了原本的一切的人早已退出了棋局,远走高飞,再也不相往来。


夏侯玄 7:48:43
卫生间和办公室又没差多远。


司马昭 7:49:29
说真的,是不是得和钟毓提一提?


司马师 7:51:50
钟毓又出差了,边疆镇暴借调六个月,这半年是管不了。


司马昭 7:52:30
哦难怪他今天问我


夏侯玄 7:52:43
谁?


司马师 7:52:43
什么


司马昭 7:52:52
没什么


司马昭 7:53:07
哥你别看手机了我要吃葡萄快喂我



夏侯玄感觉不太好,倒不是因为这对兄弟明明同处一室还要这么在他面前秀恩爱。他心里知道司马昭和钟会打了照面,所以才一直觉得:坑司马昭永远不白坑。


门铃大作。


后接雨夜(CP纯会玄)

================================================

当时我想的是司马昭拿夏侯玄家的地址和钟会交换了什么情报……

然而想了这么久愣是没想出来(捂脸

随便看看吧我知道没什么人看(((

评论 ( 6 )
热度 ( 17 )

© 爱尽不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