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关!慎关!可逆不拆互攻党!!!随时熄火!!!墙头清单详见置顶!

【昭师昭】离兮

CP:司马师/司马昭 互攻无差。历史……正剧灵异向,作者已经尽力考证了,有部分原创设定。

谨以标题,致敬令我脑洞澎湃刹不住车的《侠岚》电影《风语咒》主题曲《离兮》

其实不只这一首bgm,然而没查到电影中我听到的那几首原声,姑且放这一首。

我笔力实为有限,没能写出如歌一般那么跌宕的故事,万分抱歉。

===================================================

【司马昭】
这是他从来没来过的地方。


他孤单单一魂荡荡,一步一步走着。


走在阴间路上。


他是在大殿上死去的,几乎只要一瞬间,就忘记了一切。人在向他涌来之前就连同周围的大殿像潮水一般褪去,仿佛他们都是表象,而他现在身处的地方,云雾惨淡、天地幽冥一色,才是这个世间原本的面貌。
于是他的第一反应是,自己很幸运。如果这就是死,那么这个世界显露真面目的过程,对于很多人来说本可以痛苦得多。


这里只有一条路,他只好犹疑地迈出第一步,再迈出下一步。每走一步,就想起一点生前的事。
等他想起足够多的事,终于记起回头,看到来路和前路一样,俱是茫茫。


然而他对来路并不像其他人那么留恋,他在前方亦有想见的人。
他对远方抱有期待,他想看到更多的人,想在其中找一个人——
那人生前是他的哥哥。


也许司马师已经往生了,如若真是那样,他也算得了解脱。
可他总觉得他还在,心里一丝相思如弦如缕。


正想到这一节,他就看到前方有人朝他来了。
心有所感,他几乎飞奔着向那人去,生前的回忆快速涌进脑海里,本该是心脏的地方涨疼起来。


“兄长……哥哥!”

那人见他来,也加快了步伐。离得近了,司马昭看得分明,那人左眼眼窝,赫然是个空洞。


真的是司马师。


“为什么……”

司马昭扑过去,为什么即便是魂灵,兄长的眼睛也没有好?

司马师紧紧地接住了他,明明是魂灵,也像有实感一样。

而他如此贪恋和想念兄长的怀抱,虽然再无肉身温度,却依旧让人满足而安心。


“昭儿……昭儿已经长到这个年纪了……”

司马昭自打下到阴间,还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子,听人这么一说,和兄长一起去摸自己的脸,一时难过得厉害,竟像个孩子一样掉下泪来:“哥哥明明应该和我一起长过这十年的……”


他已经比兄长还要大了。兄长生年四十八,而他生年五十五。

“别哭啊……人修短有数的……”而司马师竟仍如小时那样无奈而温柔地看着他,自己却也落下泪来。这时司马昭突然想到了一件十分重要的事:

“兄长是真的兄长,还是我记忆里的人?”


“是真的。”


“那为什么……难道死后都会保持着生前最后的样子吗?”


司马师回答道:“不是,是因为你现在离人间还很近,而我为了接你过来,越接近人间就越接近生前最后一刻的样子。”


他们一起上了路。
“为什么我一路走来,一个其余的人都没有?阴间不应该很多人吗?”


他生前想过阴间到底应该是什么样,下到布衣、上到王室的魂灵都站在一起上升下堕,或者他每走一步都会有血手来捉他的脚。可是没有,这些都没有。


“每个人的路都不同,都只能自己一个人走,生前是这样,死后也是这样。”


“那么我的路上就不会有别的人了?”


“是的。”


“那哥哥你……?”


司马师停下来,温柔地看着他:“是神仙破例答应了我的请求,准我来接你。

“你是我弟弟,我答应过父亲和母亲,要永远照顾你。

“要我怎么舍得,说不管就不管了。”


司马昭忽然泛起一阵不安,他再次扑到司马师身上,紧紧地抱住了对方。

这是先于他到地府十年的哥哥,不是他的幻想,不是他记忆的残影。

他们真的可以就这么在阴间重聚吗?如果是这样,他甚至觉得死真的可以比生幸福。


死亡夺去的,现在都还给他了,对不对?


司马师同样紧紧拥抱着他,手掌安抚着他的脊背。

“没关系……没事了……”


他们走得并不快,因为似乎并不会累,只要走,总是能到目的地的。


“这条路通向哪儿?”


“是东岳大帝的府邸[1]。人须要在那儿与他清算生前的冤报债偿,再由东极青华大帝升迁转世[2]。”


“那哥哥已经……”


“在往东极青华那儿之前,每人都各自有一定的自由宽限,用来完成心愿或者执念。至于我,我一直都在等你。”


只为等你啊。
司马师牵着弟弟的手,指尖在弟弟手心里轻轻勾画着。


“兄长久等了。”


司马昭心尖一动,拉住司马师,在后者唇上蜻蜓点水一般落下一吻。
兄长按住了他的肩胛。


“兄长现在像三十岁的样子了。”


“路程走了三分之二了。”


司马昭抚着司马师的左眉骨:“当初早知道兄长这里会恶化……就应该早点……”

他本想说“就应该早点喝药”,却被司马师接过话去:

“就应该早点让你去生攸儿。”


这厢司马师唇角有笑意浅淡,是开玩笑的样子。可谈及攸儿,司马昭却垂下了眼:

“兄长怪我吗?”


“没有……昭儿,你要知道,你做得很好。是我,不该让你一个人面对这些事,也没能做攸儿的好父亲。”


“兄长开始还说人修短有数……”


“所以,无论如何都怪不得你啊。”


司马师已经回到了司马昭记忆里那个意气风发的二十出头的样子。司马昭忽然想到,如果他们一直都在这条路上,往来徘徊,是不是就能和兄长一直这样——
他们停下来,司马昭借着这时便道:

“如果我们一直在这条路上往来徘徊……只要哥哥愿陪着,昭儿哪儿也不愿去。”


司马师脸上掠过一丝悲伤,然后他微笑着:“不行的,在这条路上徘徊久了,会元神俱散。那样的话,你我还怎么在来生相见?


“大约到人二十岁的时候,就到了东岳府邸,在此之前,我们还有时间。”


他捧住司马昭的脸颊、他年轻的弟弟:“子上……”


他的延伸,他一生所钟。


“没想到没有躯体……也可以……”


两双手十指相扣,脱去肉体凡胎的桎梏,脱去痛苦只剩下纯粹的快乐,魂灵也为之颤抖。


他们的眼泪合在一处,在落地之前便消散成细微的光点。


“可是为什么还会哭呢……”


“我很想你……”


“我也是啊……哥哥……子元……”


他们辗转纠缠,用意识抚慰彼此,侵占索取翻来覆去,像是要补上那分开的十年。



“就快要到了。”


他们眼前不再是漫漫无际的路,而是现出一片浓雾,长河一样横亘在前方。


司马昭的心里再次涌起了强烈的不安。

人对于未知,总会本能地不安,何况他现在即便在阴间,也有了不想失去的东西。


“通过这里,就到了东岳府邸。”

司马师体察到他所想,主动握紧了他的手,带着他迈出一步。


“一直走。别怕,抓紧我的手。”


司马昭听到兄长在他耳边这么说。
他向来很愿意听司马师的话,这一次也不例外。


冷冽的雾气包裹住了他们,四下里蓦然炸开人声,如在人间鼎沸,可司马昭听不分明他们具体在说什么。
有兵戈之声,他认得王林夜袭、他随曹爽血战出三岭;又有家人的哭泣,举家披麻戴孝,有一个年轻的声音尤为清晰——

曹髦的声音。

他仍旧没有听出曹髦说了什么,那声音激昂、义愤,不像是向他索命,像是要来讨伐他。
这些都是生时场景的重现。


浓雾散去,他发觉自己已经走到了对岸。而他分明用尽所有力气握住了司马师的手,现在四下里看去,俱是空茫。


他再也迈不动一步,怆然跪在地上。

有人来了。



【司马师】

“司马昭上弑天子,理应立刻前来的。”


“那不是他的意思。”


“但他纵容庇护了元凶,从而让自己也领了这份罪。”


“我愿替他。”


东岳对这个魂灵很有兴趣。此人下到阴间,大大方方领了杀生血孽,之前一波妇孺老少纷纷向他求告,弄得他颇忙了一阵,好奇这得是怎样一个罪大恶极的无赖。没想到元凶如此坦荡认罪,只提出在赴阴酆都大帝处净罪之前完成心愿,等一个人。

东岳点头了。对生前有执念的人数不胜数,他最近印象比较深的是一个少女,向他求告说自己从未体验过“爱”之滋味,无论是人伦房事,还是心有所托她都未曾体会,白生了这一世玲珑娇躯。后来她完成心愿回来,是被鬼使救回来的,鬼使说她在阳间所爱的人用刀在她腿上砍了一刀,那具肉身已经不能够为她所驱使了。[3]
东岳问那个少女,可知爱之滋味?少女点头,笑容满足,答他:“疼。”


于是司马师就这么在东岳座侧暂留了下来,安安静静地,不乱跑也不乱说,便没人管他。到第五年,鬼使禀报,阳间的魏天子驾崩,是为人所弑。
天子还很年轻,功过基本都很清白,然而毕竟是做了天子,三帝互相知会了一下,就由东极青华将他转生了。

执刃的凶手倒是也很快就被阳间的判官发下来,到东岳面前犹自不服。吵嚷了一通,司马师只听得皱眉。


然而东岳照例判他杀人之孽,人的确是他杀的不错,而阳间刀兵无数,论杀人,他不是唯一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和众人向阴酆都走一遭的事。
弑君之过不全在他。


于是东岳清点要为弑君负责的人,这时司马师在他眼前跪下了。

那是他要等的弟弟,司马昭。



“别忘了,你自己尚有血债。”


“我要他入往生,和其他人一样。”


“你要的已经太多了。”


“我并非只是索取,我可以换,用我自己。”


“规矩就是规矩,他的罪始终是……”


“做决定的人是您。”


“你就如此笃定?”


“想来人心,神心,并没有太多差别。”


纵东岳知道司马师在阳间时深谙人心,他这话说得也实属狂妄了些。然而东岳只叹口气:

“这世间百态,无非情之一字。”


“他是我弟弟。”


他昂着头,向大殿之上。

于是东岳看着那双丝毫不退缩的眼睛,沉吟片刻。

“好吧。”


为情为爱所困的魂灵数不胜数,然而如司马师这样也实数罕见。东岳心念一转,想起一个问题:
“对了,我有个问题,一直很想问。”


“您讲。”


“在这一世之前,你们也不过各自都是普通的人,代代往生,直到这一世你们遇到彼此。


“你难道没想过,他入了往生,会有无数可能,他可能会和其他很多人建立新的感情,甚至可能会为别的人做你现在在做的事。”


司马师笑了:

“那便是我所愿。”


那一年的中元节,司马师没有在东岳座侧,东岳由着他去。


又过了五年。


“他该来了。”


“我有一事要问……”


东岳及时地抬起手:“罢,你要是还想为他求取阳寿什么的可就算了,这你换不来,我也管不了。北极和南极那俩老头儿成日里下棋,谁知道他们怎么定这玩意儿。”


“不是,我就是问问,我能去接他吗?”


“可以,我可以把你送去。只是等他到了这儿,你就须要去阴酆都那里了。”


“好。”


“阴酆都可不比我这儿,他手下只有鬼怪可以彼此相见,成了鬼怪自我残缺,不能往生,你可别去求他什么。”


“我知道,我不会替昭儿做决定的。”


两道泪水从司马师眼里流下来,东岳看得清楚,忽然有些心软:

“他一定比你早入往生,等你偿完血债,入了往生,还是有机会再相见的。”


还好执念深若司马师的真没几个,东岳庆幸,不然他这神仙当得可真和人没什么分别。



【司马昭】

“我想知道,他在哪儿?”


鬼使把东岳门口的司马昭捡了回来,东岳看见他,便知道这就是司马师的弟弟。


“在阴酆都处,你也会先去那儿,再去找东极青华,就能入往生了。”


“我会在往生找到他的,对吗?”


“是的,你们终可以在往生再见。”


东岳说的一句也不假,神仙不必骗人。


“那么我会找到他的,我一定会找到他。”


司马昭仰起头,无畏地看着东岳。


他们有一样的眼睛。东岳想。



【司马师】

一千五百年债偿,几入往生。

就连东岳,也早已经不在那儿了。


他取了拉杆箱,从偌大的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向外走,一边走一边摸出振动的手机:

“嗯、嗯对,汇率没问题,好了,等我下午去办公室再说。”


“哥!”

一个清朗声音穿越拥挤人群,他驻足回望,准确地一眼看到了年轻的男人:


“我回来了,昭儿。”



【画外】

“所以这两个魂灵怎么办了?”


“当他们找到彼此的时候,过往就能解封——因为偌大轮回往生,他们能相遇,定是为过往所注定的。”


“我估摸着到那时也该修满功德,该升迁了吧。”


“话是这么说,太乙救苦天尊,你都不掌事了啊。”


“咱都已经退休了……”


“还不是因为你的失败,北极紫微——”[4]


“咳咳我看现在这阴间也乱得不行,人口爆炸,咱们那会儿那套阴曹地府已经容不下啦,现在又多了那地狱什么的,收容那些新生的魂魄。既然他们是咱们那会儿的魂魄,不如到时就我们出面把他俩擢上来得了。”


“说起来,我得让手下鬼使去查查他们那会儿的还有多少不够升迁的,统计统计。”


“辛苦你了东岳。”


“哼。闲话少说,发牌发牌。”


完.

-----------------------------------------------------------------

注:

[1].魏晋时没有黄泉路忘川河十殿阎罗地藏王菩萨……那都是后来(差不多唐朝)才出现的,菩萨这种还是外来户。

[2].这里取阴间三帝为东岳大帝、东极青华大帝、阴酆都大帝,其中阴酆都大帝地位最高,掌管鬼国,东极青华掌管升迁和往生。本文设定有魔改,并且掺杂作者本人的生死观,我实在考究不动魏晋时的道教体系……

[3].少女阳间的那个负心(老)汉是钟繇,出自《搜神记》。钟家父子三个也真都是奇人啊……

[4].太乙救苦天尊即为东极青华大帝,北极紫微大帝即为阴酆都大帝。


相关参考关键词:

《搜神记》、《山海经》,魏晋生死观

=================================================

谁能告诉我为什么我写篇这个都要去考证半天……(吐魂

存是肯定存不到中元节的,本来惜命想要明天发,还是没忍住追求刺激的心。

这下可好,我真的写遍了,为他们连天庭地府都瞎搅合过了。

写到差不多最后的时候,忽然想到了前段时间知道的一个梗:

十二万九千六百年后,我们仍将重逢。

评论 ( 8 )
热度 ( 35 )

© 爱尽不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