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关!慎关!可逆不拆互攻党!!!随时熄火!!!墙头清单详见置顶!

脑洞进度实时更新ing

脑子里已经写完了会玄的现代学院线……等这篇都加粗了,就有全文可看了……
《雨夜》之前:
之前一直没想好他俩到底是什么教授又怎么针锋相对……经济学的领域我是一窍不通。刚才想起法学教授很适合他俩(家里有矿怎么就不能学法学了x你师法学经济学双修了解一下x)夏侯玄是废死派,司马师是反废死派。
何晏是夏侯玄前任,曾是夏侯玄家集团的经理二把手,曹爽是重要董事。当年发生的事大概就是他俩和懿爹为首的司马家打商业战,何晏私自挪用了夏侯玄的股份,全盘皆输之后义无反顾地跟着曹爽出走海外了……
然后司马师是因为当时过度操劳眼病复发一度几近失明,赢下夏侯家之后立刻退出,只在集团里当挂名顾问,专心在学校里当相对清闲一点的讲师后升成教授。
夏侯玄本业一直是教授来着……之前信任何晏,集团的事务都是何晏和李丰那一帮子手下替他打理。(那帮家伙…不赔才怪啊)

《雨夜》之后:
自那一夜之后夏侯玄本来有心辞职,司马师知道后跟钟会透露了,钟会去办公室拦下夏侯玄表明自己以后不会再纠缠他了求他别辞职。最后夏侯玄把自己的手从他手里抽离,说自己会再想想。
没等他考虑好何晏和曹爽居然回来了,还反咬一口把夏侯玄折腾上了法庭,提出夏侯玄应当替他们偿还所有债务。唯一能提供关键证据的人是司马师,但是矜傲如夏侯玄张不了这个口,司马师作为何晏那边案子的诉方也无法出面理这个事。关键时刻钟会突然出席庭审,陈出证据,帮夏侯玄洗脱。
原因是他发现夏侯玄几天没到学校,问自己的导师司马师,大致知道了原因,于是他就求司马师把证据给他让他去法庭。又及钟会长于辩,理想是律师(和夏侯玄在一起的话估计不会那么黑了……不然夏侯玄也不和他在一起)。
然后(在司马昭的帮助下)钟会就知道了何晏和夏侯玄的往事……夏侯玄为这事心情差劲还有一点抑郁倾向,他就去陪着。一场酩酊大醉之后又发生关系……嗯(
这次做过之后他在夏侯玄床上醒来,夏侯玄给他做了早餐,吃过早餐对钟会说他还年轻理应去爱更多更好的人,他(指玄自己)这一辈子已经定了不想耽误比他小这么多的孩子。钟会说我从第一次见到你就喜欢你,青春期开始到现在也从未想过其他人。夏侯玄表示惊讶说那你哥哥知道吗,钟会说他不知道。
然后夏侯玄说钟会这一年该毕业了。钟会说他会继续跟司马师上研究生。夏侯玄就没再说什么,钟会以为这是他对关系的默认。
然而接着夏侯玄就失踪/出走了。钟会急得不行因为他知道夏侯玄心态比较悲观生怕他出什么意外……也是在这个过程里他对夏侯玄彻底完成了从喜欢到爱的转变。他和哥哥钟毓坦白了他和夏侯玄之间的事求哥哥帮他找人,钟毓一开始也是愣了一下但没表示反对,虽然表示不能公器私用但还是查到了夏侯玄身份证最后被登记使用的情况,是在某个海滨小镇。
钟会犹豫了两天,觉得还是应该去把人找回来,向学校和老师(司马师)请了假就追过去啦,然后就是最后的表白心迹,滚床,Happy Ending。


天啊竟然这么长…………所以我写是写不出的有很多地方和细节我都不了解。

评论
热度 ( 3 )

© 爱尽不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