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关!慎关!可逆不拆互攻党!!!随时熄火!!!墙头清单详见置顶!

【七剑下天山/楚杨】别时年

徐克电视剧版《七剑下天山》同人

CP:楚昭南x杨云骢,且看会不会河蟹。有飞红巾出现,跪求别挂我。可以和《断篇》联系起来看?

BGM:额尔古纳 中元节就有这个脑洞了,直到听到这首bgm。草原、大漠、雪山,刮过它们的是一样刚烈的风,淌过的是一样温柔甘甜的水。七剑真是我每年都念念不忘的BE楷模,那种tough感简直让人上瘾。杨云骢大概凝结了我少女时代会犯的全部傻,就这么一个,我知道他渣,可是还是觉得他真招人喜欢啊。虽然也和他俩的演员加成分不开关系,我真的喜欢他俩啊。

===============================================

水流飞漱直下的声音回荡着,小型瀑布,石洞。背后的石壁湿漉漉的,气温有点低,让他不自觉地想到天山,家乡。
融雪汇流而下,他和师兄弟们在石洞里打坐、练武。

他想再看看那巍峨的雪山,回去再看一眼,看一眼就再也不离开。


而他现在被铁链铐着手腕锁在石壁上,不用睁开眼睛也知道这儿不是家。


杨云骢还是睁开了眼睛,看到另外一个人。那人坐在地上调息,他张了张嘴,呼唤哑在嗓子里。


然而对方像是听到了他安静的声音,张开眼望向他,神色平静,双眼赤红。


杨云骢避开了楚昭南的视线,看到自己的青干剑放在洞穴另一端的石壁前,和游龙剑在一处。


“别费心了,我不会让你轻易离开这儿的,至少在我离开之前,你哪儿也不许去。”


杨云骢认命地闭上眼。的确,他评估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状况,未必能打得过已经调息过一轮的楚昭南。


楚昭南又一次和同门师弟们走到对立,而他杨云骢赶到,不但要制止已经红了眼的楚昭南,还要勉力中和师弟们的招式,他是太累了。最后真气耗尽,他拼力没有让青干剑脱手,身体却不住地向下坠。
失去意识之前,有人接住了他。

坚实、可靠、让人安心的怀抱,一如往年。


“我最见不得你这个样子。”

楚昭南的声音近在咫尺。他已经站起身走过来,站在杨云骢面前。


杨云骢重又睁开眼,看进那双赤红的眼,将那其中炽烈的索求和强硬照单全收,努力不让心底漫起的悲凉溢到眼睛里:“如果,能让你好受一些,就做吧。”

如果能回复正常,回到以前的样子。


“你怎么就是不明白……”

楚昭南的拳砸在杨云骢脸旁,向上逡巡握住他师弟被铐住的右手。十指交握,唇舌交缠。他用另一只手飞快地解开杨云骢的腰带,后者不似他行过真气、筋脉热络,被铐在冰凉石壁久了,连带着肌体也触感微凉,在他掌心的熨帖下微微发着抖。


他怎么不明白。杨云骢自嘲地在心里想,这世上没有人比他更明白楚昭南,只有他明白。


“云骢……”

“别生师兄的气……”


楚昭南总能精准地体察到他的想法,杨云骢不知道这是因为他的师兄天才过人,还是因为游龙和青干的缘故更多。


掌心传来热流涌动,楚昭南在给他输送小股的真气,调理还在其次,主要是为了让杨云骢暖和起来。


他把杨云骢从铁链中解下来,抱着后者倒在青石地上。虽然对于杨云骢来说后背仍然是隔着一层湿透的衣物磨在湿冷的石头上,然而两条胳膊总算被解脱下来,而且楚昭南完全拥住了他,还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垫给他。


杨云骢急促地喘着气,隔了这许多年,楚昭南仍然温暖、到底也不舍得他难受。他在楚昭南带来的冲击下望着石洞的穹顶,一滴水砸下来,沿着鼻侧,又从眼角流下去,恍惚又好像回到少年时,他和楚昭南在天山的那个秘密营地。


“师兄……”

于是他终于还是把那个没能出口的称呼呢喃出来,

“我们……回天山吧……”


他的哽咽堵在喉咙里。楚昭南在他身上的动作有一瞬间的停顿,接着疾风骤雨一般一下重似一下地捣进去。

两个人的喘息交融在一起,杨云骢甚至带上了鼻音和轻微的哭腔。他的心像是被楚昭南一下下的冲撞捣出一个缺口,而他放任那些激烈的、隐秘的感情从中汹涌而出、将他淹没。

他想家了,可他不能一个人回去,他要带楚昭南回去。


楚昭南回应了他,在他耳边,哑着声音,可是杨云骢已经无暇去顾及,他的全副神志都集中在紧密结合带来的快感上。他们交合的地方被摩擦得高热,杨云骢甚至觉得那儿过于烫以至像是融化了、失去知觉,那热度从外向内,又沿着他的血脉流到全身,烫到心里。他在心里告诉自己要记住这样的感觉,下一次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他告诉自己这就是楚昭南,永远炽烈的、像是骄阳一样的楚昭南,那么固执又骄傲,会烫伤所有离他近的人,而即便这样,他也依旧渴望着他。



游龙的长吟在他脑子里响起,每一寸皮肤都已经被那样的热度包裹了、融化了,连骨头缝里——

“你想晒死自己?”


一片阴影投在他眼皮上。


“我不许。”


他睁开眼,看到了一抹张扬飞舞的红色纱巾,身后映着干爽的青空和炽白的骄阳。


他一定是被自己的眼睛出卖了,被她看出来他真的想,杨云骢这么想着,看飞红巾微微吃惊地睁大了眼,脸上的神气被疑惑取而代之。
她不适合这样的表情。杨云骢突然抓住了飞红巾的上臂,将姑娘拉了下来,四唇相接。


-------------


楚昭南又变回了从前的楚昭南,他把杨云骢搂在怀里,一边用温柔的律动逼得人欲仙欲死,一边在师弟耳边哑着声音说:“再等等……等这一切结束,我和你一起……我们一起回去……我答应过你……”


而他最爱的师弟主动转过头来,堵住了他的嘴唇。


那么狂乱、绝望不亚于他的吻,不像是平时那个杨云骢。


他们全然都失了理智,疯狂地纠缠在一处,彼此爱抚、渴求。最后杨云骢先失了力气,躺在他的怀里只顾喘息,睡过去前对他说:“我相信你,师兄。”


这句话说得微弱单薄,他实在没有更多的气力,但楚昭南仍然听得十分清楚。


他们一遍遍重申着对彼此的承诺,用这样的方式记住自己、提醒自己的本心在何处。


他把心交给了杨云骢,交给了全心全意信着他的师弟。


就像一只天山放到中原的纸鸢,杨云骢是牵着他的那根线。

——如果他早知道他会挣断这根线,连带着丢掉自己的心。


他爱抚着熟睡中的杨云骢的脸颊,替他弄干净身体,架起一堆火来烤干他们的衣服。


有多久没有看着云骢醒来了?楚昭南已经记不清了。这一次他也很想留下来,守着他醒,可是已经没有时间了。


于是他最后吻了杨云骢的额头,拿起游龙剑,离开了洞穴,再没有回头看一眼。
他要离别的时候,总是这么决绝。


他身后,杨云骢轻轻翻了个身,一滴泪飞快地隐没进鬓角。


完.

==============================================

感谢你的喜欢。

评论

© 爱尽不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