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关!慎关!可逆不拆互攻党!!!随时熄火!!!墙头清单详见置顶!

【梦一百】特别故事:心与心的相遇

CP:布鲁梅里亚的王子尤里乌斯x承和之国的王子
游戏原作向同人,两个王子的日觉月觉都有涉及。瞎jb分段,假装自己其实能写长篇。
还没有肝到sp雷的咸鱼一个,应该不会有什么冲突吧笑。
现在好后悔出sp黑达的时候没有双满破啊躺平,这对太棒了简直,楔子和七都来自游戏剧情原文哦!而且还把sp帽子屋的满突给丢掉了暑假又要肝觉得很有压力……总的来说今年其实比较忙。
最后抱着过气声优我鲇瑟瑟发抖。

===============================================

楔子
尤里乌斯咬紧下唇,望向窗外。
“我不想让雷的笑容蒙尘。”

一、
离开承和之国之前,雷收到了来自尤里乌斯和特洛伊美亚公主的馈赠。
特洛伊美亚的公主在临别的时候,有意无意地对雷多说了一句话:“尤里乌斯先生他……很在意您呢。”
说罢她就登上了离开的马车,笑着向雷挥手说“再见啦”。


再见啦,可爱的公主殿下。雷微微勾起嘴角,低下头,古代樱花的香气还被他牢牢握在手里。


香气散得差不多的时候,幕僚向雷报告香水在国内广受好评,询问他是不是需要派些人去布鲁梅里亚促成长久贸易往来。雷顿了顿,距离那次来访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他自己那瓶尤里乌斯作为私交礼物送给他的香水确实快要见底,尽管他用得一直很小心。雷微微低着头:“请帮我准备一下出访布鲁梅里亚的事宜吧。”
布鲁梅里亚那边很快就给出了回复,雷王子的访问自然不成问题。出发前一晚上,雷摸着摆在架子上的大太刀,想起尤里乌斯用着巨剑的模样,情不自禁地微笑起来。


二、
“香水的话,我可以做做看,但因为原料都是来自国内,恐怕气味也会有所折扣。”
“那正好价格就可以再低一些了。”
“真是精明啊,雷。”
两个人相对而坐,抚掌大笑。


“说起来也真是惭愧啊,和会调香水的你一比,我完全就是个粗人了。”

“怎么会。”尤里乌斯闻言,认真地看着雷的眼睛。
“你其实也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啊。”
雷有些愣,继而下意识地摸摸鼻子不好意思地笑:“其实是优柔寡断吧,几乎要难以服众了。”

“快别这么说。特洛伊美亚的公主殿下对我讲了你平叛的事情,十分令人叹服。在我看来再没有比你更能服众的人了。”说着尤里乌斯握住了雷的手:“请一定要相信自己。”


雷这次来,以个人名义送给尤里乌斯一把大太刀。而尤里乌斯回赠他的,是一盒香薰。

“是从你的国家带回来的原料,回来之后就做出来的。想着送给你的香水应该快要用完了,倘若不是你来,我就给你送过去了。”
尤里乌斯说着笑起来,望着雷的眼眸亮亮的。


三、

布鲁梅里亚果真是香水的国度。这个国家花草种类繁多,空气清新芬芳,连车水马龙的街道上都满是花朵的妍丽和水果的甜蜜。
但是雷嗅得到戒备与紧张的气息。尽管着力遮掩,但他感觉得到这个国家的人民面对外人,始终紧绷着警戒心。当年的战争,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惨痛非常。
而站在民众最前面的那个人,受到的伤害想必也是最多的。


他慢慢走到了偏僻的田野,突然闪身在树丛之间。
有人在跟踪他。雷一边警惕一边想自己是不是有点草木皆兵。
但靠近的身影十分眼熟……等等,尤里乌斯?
雷从树丛里跳出来,尤里乌斯险些把巨剑拔出来。见是他,不由松了口气。
“吓到我了。”尤里乌斯把剑鞘合拢,有些脸红。
“不会是正好逛到附近了吧。”雷挑眉看着他。
尤里乌斯脸更红了,解释道:“对不起……我总担心我的国家里可能会有什么人对你不利……如果吩咐属下,也恐怕会引发他们的不安……”
“像上次在我的国家那样吗。”雷笑起来,“那也没有什么要紧,上次让你和特洛伊美亚的公主受惊,这次在你的国家正好还你。”
“那可不行。”
“不过,让我受惊的不是别人,正是尤里乌斯殿下你自己哦。”
“那就让我为雷殿下做个导游吧。”尤里乌斯的眉舒展开来,他把手从剑柄上拿开,在身前优雅地一摆。


四、
尤里乌斯的创伤性应激障碍发作得很突然。他在餐桌上突然丢掉筷子,脸色苍白,手剧烈地颤抖。
“抱歉,失礼了。”
尽管没有人提到,雷看得出他在克制发作。尤里乌斯对随从丢下一句不要靠近我就匆匆离席,几乎是逃一样。雷餐毕想去看看他的情况,被随从拦住了。
显然雷的来访让尤里乌斯紧张,一位一直跟随尤里乌斯的侍从告诉雷,布鲁梅里亚自战乱之后几乎没有接待过外国来宾,唯一的例外是救了尤里乌斯的特洛伊美亚公主。
“您是第二个例外。所以我想,也许您能对殿下的状况有所帮助……他一定是十分信任并且重视您的。”
雷点点头,再次来到尤里乌斯的门外。敲门无人应答,他只好高声道:
“尤里乌斯,是我,雷。放松,我要进去了。”
说罢他扭开房门,惊异于房门并没有上锁。尤里乌斯站在阴影里的墙角,整个人都绷得死紧。
“请……不要靠近我……”他的声音在颤抖。
“是我,雷。”雷柔声道,一步一步走近。
尤里乌斯突然闪身扑了上来。雷顺势向后仰倒在柔软的地毯上,尤里乌斯布满冷汗的掌心就按在雷的喉咙上。
“放松,没事的,只有我一个人……”他继续柔声劝抚,终于尤里乌斯松懈下来,伏倒在他身上。
“抱……抱歉……希望我没有伤到你……”尤里乌斯断断续续地道歉,雷身上的樱花香气很特别,与他房间里为了舒缓神经而放的樱花香不同,但却更为有效地安抚了他。他冷静下来,却还是埋在雷的衣服里闷闷地说:“对不起……又是我吓到你了吧……”
“好啦不要再道歉了,这是什么话,我可不是女孩子。”雷撑起身,另一只手忍不住去摸了摸尤里乌斯的后脑。
“今天晚上,请就留在这儿吧……为了我。”
雷当然没有拒绝。


五、
雷到来的第三天他们两个人在演武场跃跃欲试,打得酣畅淋漓。
“原来你还这么精通弓道啊。”
“是啊,技能点都点到武术上去了,一点都不风雅。”
“你愿意的话,我可以教你调香,不难的。”
两个人穿着洁白的浴袍从浴室出来。一道黑影截在两人面前,在雷身边单膝跪下。
雷手里的玻璃杯掉到了地毯上,无声无息。
祸起萧墙。承和之国的王子立刻动身回国处理要务。
尤里乌斯沉默地目送雷骑马飞奔而去。


六、
在前往承和之国的路上,尤里乌斯听闻了国内的叛乱已经被平息,叛乱的人是一个自负又易于被煽动的莽夫,他并没有想太多,只是纯粹地贪图名利。
然而在雷看来,这又是一次背叛。
尤里乌斯没有让雷的随从们去通报,他自己也没有带任何随从,一是怕惊扰国民,二是这次确是只关乎于他自己的私事。他一个人走在空荡的长廊上,看到了负手而立的雷。
他就这么静静地看了一会儿。直到雷惊觉有人,回过身来:
“尤里乌斯?!你怎么会来……怎么总是喜欢吓我。”
雷在看到他的时候,总是笑着的。
“啊,因为实在有点担心你,想来看看你需不需要帮助,所以……”
但是眼睛却很寂寞。
雷没有和他对视很久,就又别开脸去看院落里的枫叶,和箭靶。他的侧脸变得很威严,眼睛也像是结了冰。
“都处理完了吗?”
雷点点头。半晌他叹口气:“我经常想,这个样子是不是更好些。”
尤里乌斯无言,长久地看着他。
“你啊,多笑一笑吧。”
尤里乌斯突然拥住了雷,手用力地揉了揉雷的头发,樱花的香气从雷的颈间与发梢传来。
——雷突然很想流泪。
“我从第一次见你就觉得你实在是个温柔得要命的家伙,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让人情不自禁地心疼。那个时候,我就下定决心,不想让你的笑容蒙上灰尘。
“我甚至有点怀念和你并肩战斗的那次,虽然你来的时候,因为担心,我的应激障碍还是会发作,但是你安抚了我,还给了我一往无前的勇气。
“所以,雷,多笑一笑吧。我无论如何,都想守护你啊。”
“你这家伙……”后半句“把我当成女人了吗”梗在喉咙里,雷自继承父亲以来,第一次,在还有人在场的时候哭了出来。


七、
我觉得雷先生非常惹人怜爱。         ——特洛伊美亚的公主殿下


(不知道为什么会有的)八、
即便随着汹涌的人潮
也走不到可以到达的海滩
依靠着回忆
在时光中
一个人想念


那是曾经
在透过树叶射进来的阳光下
听到的你的声音
那声音越微弱越温暖
感觉自己快要露出笑颜


眼泪都要干涸了
还是想要痛哭
无论抱紧谁
一定都是一样
……

——取自罪过之国巴斯汀王子的专辑。



感谢你的食用与喜欢!

(感觉继续写恐怕就要be了,因为雷没有把位置坐稳的话,公开和黑达在一起应该也会被认为太过软弱吧hhhh他的国家多强悍啊。所以觉得最后这首歌的词蛮适合他的嗯……反正我是亲妈啦都是同人了他们怎么可以还不幸福地在一起呢。)

评论
热度 ( 3 )

© 爱尽不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