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关!慎关!可逆不拆互攻党!!!随时熄火!!!墙头清单详见置顶!

【裴洛】恶果

一个原本是黑化梗的脑洞。起因是在群里的一句“洛风其实是全盘的弃子”,但是裴元救了他。

原来的构想是《天机》的平行世界,全员立场黑化——但是想着想着,总觉得自己黑化得其实很正式,不是我想要的那种黑化。【要达成那句话,其实只要李忘生黑化就够了,只要他黑化了,洛风就是,就是全盘的弃子】【也可能是,在社会主义体制的社会里,黑化梗是没有出路的】——好了,是我能力不够,于是只有这个结局。

还有2号结局,是裴元带走洛风养在豪宅里。鉴于没有前文……就,没有写的必要了吧。【按照橙光游戏的构想来的哈哈哈哈】

===============================================

人...

【剑三/裴洛】归去来(中元贺文)

被打死我也要高喊:痛快!舒爽!!!先前写过的所有狗血都比不上这一篇!所有OOC都比不上这一篇!但是我!好!爽!!!
我没有向官设年龄妥协嗯哼哼,只是发现若单独剥出来还是一个挺好的故事。不过我大概写砸了,两个人都很幼稚。(所以我都没法用少年写作意气读作中二来当借口作掩饰)
总觉得我对裴元不是很公平,写他爱洛风写得多,反过来洛风对他的感情总是代以一个句子甚至一个词。
我的耐心还是没什么进步,用极短的篇幅把时间跨度拉得极长。一个故事翻来覆去地,写不出什么新东西。
所以如果你看到了它还依然喜欢的话,感激不尽!

=================================================...

【裴洛】昔年

521贺文。论在裴洛里祁进要杀洛风多少次。BGM:青玉案白石溪
民国AU,各种OOC和私设orz,彻底抛弃了原著年龄,民国时间线也不严谨。
——说真的,从凌晨开了脑洞,鸡血写到四点就陷入了怎么把片段接起来的困惑,天亮之后做了个梦还没梦到灵感,醒来之后继续想……想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其实本人对民国涉猎很少,无论是历史作品还是后代以民国为背景的小说,要不是楼诚,恐怕对民国的了解仅限于历史书了,所以orrrrz大家随便看看就好千万不要较真。
也希望借此抛砖引玉啦。尤其是某两位吃麻辣烫过520的,对就是夜纸和云彩,啊,明明我是借机催你俩粮的?????为什么到头来是我这个单身狗在苦逼地撸文!哼唧好吃不好吃就...

【裴洛】名字

突发的短文。虐是第一生产力,再用惯用的手段改了结局。
感觉这个跟迁儿的点梗也蛮合适的。
但其实,因为我对梦是有着特殊的执念……所以写得也还是挺有代入感的,这个手段或许老套,于我而言却并不生硬。

====================================================
“师兄,师兄,醒了么?万花的裴先生已经到太极广场了,其他门派的代表也都到了……”

门外张钧轻而快地说着,门内洛风一个鲤鱼打挺蹦起来,牵动了胸口的伤疼得他皱眉。他其实早就醒了,又因为时候实在太早而倒回床榻重会了一遭周公。他匆匆整束完毕,打开门:“走,我们下去。”

这一天是之前约定好的,静虚子谢云流回归...

【裴洛】安史之乱·遗篇

还梗 @独坐怕听诗 :

恩……想看很久的一个梗……两人相识于宫中,相知于万花谷,相恋于安史乱起,终携手于战火平歇之时。恩……应该是,虽然跌跌碰碰但是一直带着些许温暖的一个故事。(总觉得自己点梗好啰嗦,可以、可以不在意太多细节啦)

咩哈哈哈哈哈终于又还了一篇!!
没有严格核对游戏自己的时间线。简单按照安史之乱和事件发生顺序写的勿较真勿打脸【手动笑哭

================================================

1.
三月初七,万花杏林首徒裴元,自寇岛归来,带回一身的血和一个谁都以为已死的人。


2.
洛风醒来后其实很少见过裴...

你们看我画出了什么!!!!虽然画渣画裴洛基本没人喜欢可是我控制不住我自己啊!!!!私の野望!!!!

初吻啊初吻我的初吻终于给了我产出最多的cp呜呜呜!!!

终于亲到了亲到了啊啊啊啊啊!!!

还是不会上色所以完成度都很低,2p线稿。

最喜欢的道长套是破军于是(虽然也看不出来啦)……好想给洛风画全套衣服呜呜呜给他最好的最新的!!!

画上去恨不得再替他们扒下来……嗷我要学开车————

【剑三/AU/裴洛】生活片段

朱砂为引放于舌上冲服,远志2两,肉桂1两……


镇静安神。

裴元把药方递给带着孙女看病的老人,姑娘望向他的眼眸看上去沉静得不可思议,只有裴元看得出深处一丝惊惶的探询。他的回望含笑而笃定。

她应该不会再梦到自己把半张脸涂满鲜血了。


别的名医多半只坐半天堂,然而裴元坚持坐满一整天。一来是因为中医功成名就时大多也垂垂老矣,需要休息,很少有像裴元这样而立之年就小有名气的;二来裴元心系病患,能多看几个就多看几个。

好不容易诊过一个队伍,他看向窗外西沉的太阳,想起早晨那人说这几天巡控等级再度上调,晚上就不来接他了。


洛风曾经夜夜惊梦。梦醒后像是从水里捞上来,脸上分不清是泪还是汗。...

【裴洛/AU】天机·篇外:俗世呀

BGM如题hhhhhh突然就开了个车,点我
说是天机篇外,怎么说呢,基本上现在自己有关裴洛的现代AU部分都是天机那篇的设定了,所以权且都算作是天机的篇外凑个更新吧。(不过没标天机的即使是现代AU也不是警官法医的设定啦,有时候还是希望他们在现代活得轻松些【比如前面的5+1个梦那一篇】)
个人觉得还算是比较香艳美好的肉吧。

以及吧,现在觉得,在这种关系中,活着的那个从来都苦。对裴元来说,洛风既不为他而生,也不为他而死。所以我在尽力表达:如果有机会的话,他也是会为他死的——但死太容易,活着反而难。他们的另一种苦,就在于谁都做不到为对方而活,在对方之上,他们都有太重要的东西。
换个角度想想,死了挺好,这样...

我就看看我说这是裴洛会不会被打死………………
那个……本来一开始是想画亲嘴儿的…………………………谁知道怎么回事儿就发起了刀(因为不会画
虽然图力依旧没长进……
咳,不要因为被丑到打我!!【顶锅盖跑

【剑三/裴洛】裴元的五个梦和洛风的一个梦

其实想了很久很久……最开始想写的并不是现在这样,但最后只拼凑出现在这篇东西作为回归的献礼。又是裴洛,但不意味着我只会产出裴洛【】亲爱的小伙伴们一起玩耍不要弃我而去23333333333

谢谢大家。


==============================================


1.

花谷来了一位稀奇的客人。

裴元送走一只仙鹤,拍掉衣襟上沾着的草叶,看向来者的方向。

来花谷的稀奇客人其实不少。这位客人奇就奇在,裴元熟知他的脸,却不知他的装束。


“是你?”

“是你?”


两人相对而立,同时开口。来客脸上有一抹窘色,毕竟,环视周围...

1 / 4

© 爱尽不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