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关!慎关!可逆不拆互攻党!!!随时熄火!!!墙头清单详见置顶!

【JOJO/承花】告别

原著向小份玻璃碴。拿出旧刀磨一磨。本来一开始超短的不打算打tag祸害人…后来写着写着好像比意料的要长一点……。
【这种东西打了tag也活该没人喜欢吧】
============

承太郎其实有很长一段时间,对花京院死去这个事实存在着认知障碍。

跟DIO的战斗他分不出心去想,也就感觉非常淡薄。总觉得花京院会在某个时候来和他汇合,在打倒DIO后这样的想法更加强烈。或者他会突然地想,啊?花京院的灵魂不是已经被我救回来了吗?他呼唤我的声音,我是一定能听到的。


“乔斯达先生,承太郎先生,花京院先生的……”
承太郎举起手打断了SPW财团工作人员的话,“在那之前,我想最后再见他一面。”
花京院安静地躺着,脸上还带着凝固了的血和泥,因为SPW财团的妥善运送,他完好得就像是刚刚睡着。
就像是在沙漠里,躺在睡袋里一样。

“看啊承太郎。”
承太郎就顺着花京院欣喜的眸子看过去,看到一整个宇宙在他们眼前流淌。
沙漠的夜晚真是漂亮。承太郎稍微偏过头,因为他们被沙漠和星空围绕着的缘故,他便同时欣赏到了两种不同的美景——
自然与人,星空和花京院。哦对了,还有花京院眼中的星空。
法皇在地上筑起一座城堡,说是城堡,只不过是操控着线状身体不断地掬起沙子再让它们集中地落成一堆来消磨时间而已。承太郎按了按帽檐:“真是够了。”于是白金之星蹲在法皇旁边,小心翼翼地雕刻起沙子来。一时间,沙漠成了一块巨大的沙盘,日式建筑和阿拉伯建筑并存,还有些奇形怪状的城堡。
“啊这个是中国古建筑的一种,据说皇帝们就是住在这种宫殿里的……”花京院兴致勃勃地给承太郎一一介绍,而承太郎一直沉默着饶有兴趣地看。
“因为以前没有人能够看到法皇,也没人能陪它一起玩,所以忍不住……”花京院不好意思地笑起来,承太郎却敏锐地发现星星落进了他的眼睛里,一瞬而逝。
错觉吗?
花京院还是笑得很开心。

承太郎动用白金之星的能力探进花京院的胸腔。他可以让心脏复苏,但是花京院的心脏虽然完整,血管却破碎了。
其实,任谁都看得出来,这具身体没有足够完整的循环系统了,缺失损坏的脏器不说,血液只能不断流出体外,而不是流到他四肢百骸,为他带去生命的活力。
这一路上,承太郎用花京院的灵魂做过赌注,也曾亲手把他的灵魂从敌人手里夺回来过,到头来,花京院的灵魂也还是头也不回地去了另一个世界。老头子被DIO击倒后还能与承太郎道别,然而花京院离开得无声无息,只把生的契机交到他们手里。想到这里承太郎猛然把手抽回来,紧紧握成了拳。

所有人,无论是同伴还是敌人眼里,花京院已经是个坚强又勇敢的男人,克服了种种恐惧一直走到了现在,可是承太郎知道,习惯了寂寞不代表他喜欢。花京院比他纤细一些,是谁都会忍不住想用手臂去量量腰围的那种,承太郎也不能免俗。他们保持这个姿势保持了很久,谁都没有开口说什么,而承太郎确信,只是这样的安静拥抱就能让花京院满足。
承太郎也知道,在一开始,花京院睡觉,是喜欢蜷起来身子的。
“真奇怪,莫名其妙地有些腰痛和背痛,这不是老年人才会有的问题么。”
“是因为弓着身体睡的原因吧,要小心腰椎和颈椎的问题。”
“啊,是么,我自己还真没有注意过,真是的,是一种很懦弱的姿势啊。不过有承太郎和大家在的话,好像也能安下心来了。”
这样讨厌寂寞的人,一个人走了十七年,好不容易等来了同伴,最后也还是一个人上路了。

承太郎慢慢地替他擦掉血和泥,最后拾起他冰凉的手,拢在掌心。

“要好好活下去啊,承太郎。”
死者对生者的嘱托,往往是这样的吧,花京院?
“还有,我爱你啊,承太郎。”
有那么一瞬间,承太郎仿佛感觉到花京院就站在他身侧,看着他,就像是道了句早安,紫水晶样的眸子里饱含温柔的眷恋。
“花京院!”
这感觉如此真实以至于他忍不住去看,当然,那里不再有花京院了,连假冒他来捣乱的替身使者也不会再有。

虽然已经来不及了,但我也是,爱你的,花京院。

他站起身,弯下腰,吻了花京院干燥冰冷的嘴唇。
那触感实在不是很好,但他停留了很久。
直到承太郎尝到某种咸苦的味道在唇齿间弥散开来。

“真是……”他只来得及说出两个字,便匆匆拉低帽檐,握着花京院的手捂住了脸。

这一年,承太郎将满十八岁,在心里发誓这样的感觉绝对不要再体验第二遍。

完.
=============
感谢你的阅读与喜欢!(醒一醒并没有人

评论 ( 7 )
热度 ( 15 )

© 爱尽不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