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关!慎关!可逆不拆互攻党!!!随时熄火!!!墙头清单详见置顶!

一点闲谈与总结

终于要好好来面对一个事实。
关于讲故事。
我始终觉得,自己称不上是个写手,最多不过是个码字儿的,写一写自己能看得到的画面和场景,描述我所体察到的某种情绪或境况,而已。
所以真的太羡慕能讲故事的太太了,讲好一个故事真的太不容易。作为一个作者,面对要写的故事应当是一个冷静客观的讲述者,写故事的人要把心放的空空荡荡,干干净净,这样才能把人物的心理和想法投射出来,才能好好地写出人物的身不由己、格局的错综复杂、命运的因缘凑巧。不然写两个人谈恋爱,写裴元和洛风的名字是裴洛文,换成伏念和颜路照样也没毛病,那就毁了。
也就因此脑洞或许是很多,写出来的真是很少。一个故事只有高潮是不够的,还要讲出前因后果。讲前因后果的时候我把自己捆小板凳上问自己,他会这么思考吗?他会这么做吗?答案多半是不会。再问:你是在写他们吗?不你是在写自己。好,撕票。
当然同人毕竟是同人,除了按照自己的想象增补原著没表现出的内容,也是按照自己的愿望描写一些已经不可能的事。故事不可能也不应该千篇一律,只是不可能的尺度有多大,决定了人们评判文是否ooc。
啊扯远了,ooc不是重点。重点是,作为一个码字儿的,我自己的精神状态已经越来越难放空。看着今年自己的lof,自己都感到绝望。爱都是真的,但文字里却满满的都是拥挤,都是喘不上气的追赶,再要么,就干脆是命绝一线的气喘。
少有两篇自己觉得可以的,一篇是在火车上,一篇是年初在爷爷家过年时就打好的草稿。
这样的精神状态,恐怕只会日渐恶劣。去年就在医院做过诊断跟了半年的药,其结果是:间歇性的灵思之泉和干脆把它填了你选哪个?我自然还是选了前者,改了路子,换了药方。
然而又疏于对自己的监管。(真的太难喝了………如果能自己坚持着每天把药喝完那这世上恐怕真没什么我办不到的事儿了……)
也是很难过了。聊斋里讲有个盲僧靠烧文章闻味儿来鉴赏优劣,一时觉得自己写的这些东西大抵实在是奇臭无比。在空间里说过不想写东西干脆只看书的话,睡醒了又问自己,真的甘心吗?

可是转脸一看,还有这么多小伙伴愿意陪着我,还是很开心的。我写东西不为写给别人,首先是写给自己,但一篇一篇地能积攒到愿意一看的观众,愿意爱我关注我的小伙伴,我可以不为了这些码字,却应当为了这些,继续努力坚持着寻找那个更好的自己。
掉粉什么的,聚散本就是世间常态,我始终非常感激。
真的,谢谢大家。承蒙厚爱,阿里嘎多!

评论 ( 5 )
热度 ( 1 )

© 爱尽不言 | Powered by LOFTER